话剧《灵魂深处的一滴泪,不曾流》

话剧《灵魂深处的一滴泪,不曾流》


 


话剧《灵魂深处的一滴泪,不曾流》

编剧:王娟 郑娇娇


孟   晴……现代人,中国人,女,二十八岁,过气影视明星。嚣张,傲慢,心直口快,不顾他人感受。

孟   明……现代人,中国人,男,五十岁,某知名医院的眼科大夫。理性,不善言表。

沈   清……古代人,韩国人,女,十八岁。村里的少女。善良,要强,美貌,勤快,十分孝敬父亲。

沈   父……古代人,韩国人,男,五十岁。村里的老男人,无劳动能力。丑,瞎。

小 龙 女……神界人物。可以自由穿梭在古代和现代的故事中。青春期,离经叛
道,90后的典型性格。

老 龙 王……神界人物。可以自由穿梭在古代和现代的故事中。老顽童。

Bbang 婆……欺骗沈父的女人。

王    凯……男,现代人,剧团演员,90后,俏皮,张扬,青春洋溢。

经 纪 人……男,现代人,孟晴的经纪人,30岁左右,带些娘气。

另有船员甲乙丙、韩国大婶 、中国大婶、父亲助手等演员。

 

 

 

 



[正式演出前,观众进场时,舞台是空的,有灯光;全场响着悦耳的风铃声,那声音有些飘渺但的确存在。
[这部分由三个小场组成,模糊交代三组人物及人物关系,使观众有个初步的感受,不一定能非常明确这种关系,提起观众对后面剧情的兴趣。
[待观众全部入座,演出时间到,舞台上的光和剧场中的光全部消失,剧场中黑暗一片,悦耳的风铃声被凌乱大作的风铃声所代替,同时响起低沉呜咽的大提琴声、海风呼啸声、海浪翻滚声,在各种声效的集合中,舞台一侧,一束光打在跪在船的甲板上的沈清身上。

沈  清   (大声祈祷)万能的海神!求你张开怀抱迎接我纯洁的身体,我愿用
自己换取可怜的父亲重见光明!
沈  父   不,我宁愿自己永远都是个瞎子!

[收光。舞台另一侧光启,孟明坐在轮椅上,双眼空洞的望着前方。
孟  明   我是你爸爸!
孟  清   一个只能用沉默来面对女儿质问的人,配做别人的父亲吗?

[收光。舞台中央光启,老龙王抓着小龙女的胳膊。

小龙女   (哀求)父王,求求你,放了我吧!我要到海面上去,到陆地上去,过我想要的生活!
老龙王   (语重心长的)外面的世界魔怪丛生、善恶难辨,你一人怎能安然度过?在这东海我掌握一切,你想要什么,我都能给你!
小龙女   我想要的只有自由!

     [小龙女挣脱了老龙王的手。收光。
     [在一连串清脆的风铃声中,正式开场。

第一场


      [起光。头上缠着白纱布的男经纪人拉孟晴跑上。场上有一张桌子,两把椅子。

经纪人   (苦口婆心的劝导,有点儿娘娘腔)我知道你想要自由,但是宝贝儿,你要知道自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现在马上把这部戏接下来,等你红了,咱们再去自由一把也不迟啊!
孟  晴   等我红了?我没红吗?
经纪人   宝贝儿,我们必须认清事实,你红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。咱们现在已经多久没接新戏了你知道吗?
孟  晴   小哥!那是因为我要做一个有审美的演员,你给我的那些剧本能演吗?我不在乎自己多久没接过戏,即使我两年没拍过戏又怎么样?我孟晴还是我孟晴,谁能替代我的位置?
经纪人   宝贝儿,现在不是谁替代你的位置的问题,是——
孟  晴   是什么?
经纪人  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。
孟  晴   说!
经纪人   是你已经没有了位置!观众都已经不记得那个有职业操守、有审美、有品位的女演员,她的名字叫——
孟  晴   行了!  

     [孟晴不耐烦的坐下。

经纪人   影视圈机会渺茫,可是话剧圈却恰恰缺少你这样的好演员,你看这个剧本,韩国古典名剧《沈清传》,让你演女一号,如果演好了,这就是经典啊!这是我们翻身的唯一机会!宝贝儿,相信我,我会借着这个机会把你推到百度搜索排行榜前三位!到时候,我们重新杀回影视圈!
孟  晴   这些对我没有诱惑力,我是孟晴!(看手表)还差一分钟就是约定的时间,居然我让等他们?你找个这个剧团也太不专业了吧!告诉他们,我不想接这个戏!

     [孟晴起身欲走。

经纪人   (一反常态,严肃认真的)站住!你的老东家M.T公司要解雇你,从这个月起,高额房贷、车贷全部由你自己负担,丽雅化妆品合同到期,他们不想再让你代言,还有几个广告商最近都要尽快解除合约。
孟  晴   (愣了)什么意思?
经纪人   也就是说,你被他们踢出局了。如果你不接这部戏,你将会露宿街头。
孟  晴   不可能!我的卡呢?我卡里有存款!
经纪人   你忘了,你上个月醉酒后把你所有的钱都捐给了一个要做航空母舰的疯子!我拦都拦不住!你说钱都是身外之物!(指着头上的纱布)还把我揍了一顿。
孟  晴   (有些尴尬)就是说——我要露宿街头?(不可置信的笑)我孟晴要露宿街头了?
经纪人   宝贝儿,你别这样,钱没了再赚嘛!听我的,咱们把这部戏接下来……
孟  晴   (掩饰自己内心复杂的情绪,尴尬笑着)——好啊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
经纪人   (高兴的跳起来)哎呦!太好啦!我们家宝贝儿就是懂事儿!

     [小龙女、王凯上。

王  凯   (见到孟晴十分激动)孟晴!你真的是孟晴!终于见到活的了!

     [孟晴皱着眉头十分反感。

经纪人   (对小龙女)导演,你好!我是孟晴的经纪人。
小龙女   (对经纪人)你好!
孟  晴   (皱着眉头,不可置信的)你是导演?
小龙女   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小龙女。这个戏讲得是韩国家喻户晓的故事《沈清传》,就像中国的二十四孝。
孟  晴   二十四孝?这种戏会有人看吗?(拉过经纪人)你没告诉他们,我只接有品位的爱情戏吗?这种题材的东西根本就不会卖座。她还导演?她连话都说不利索!这个戏我不接——
经纪人   你想露宿街头?

     [孟晴不吭声了。

小龙女   这部戏,我爸的剧本,我爸投资,我来导演。二十四孝你们应该都知道吧?中国的二十四孝被韩国拍成了二十四个宣传片,正在韩国各大电视台轮流播放,我们都非常熟悉这些故事。而韩国的《沈清传》也是一个讲孝义的故事,我想把它带到中国来排演,也希望更多的中国朋友知道。
王  凯   中韩文化,同宗同源,今年是中韩建交24周年,排这部戏意义重大。
孟  晴   (不屑的)你这个小孩儿,满脑子新闻联播啊!
王  凯   (尴尬的)孟晴姐真会说笑。
孟  晴   你谁啊?我哪有闲工夫和你说笑啊?
王  凯   我叫王凯,是《沈清传》这部戏的男一号。
孟  晴   (生气)你们找这么一个新人和我配戏?他演我的儿子?
小龙女   他演你的父亲。
孟  晴   开什么国际玩笑?!
王  凯   晴姐,我会努力的。
孟  晴   对不起,我从来不和新人搭档!我是来演戏的,不是来当老师的!

     [小龙女和王凯愣住了。经纪人把孟晴拉到一边。

经纪人   哎呦,我的宝贝儿啊,新人怎么了,新人也有可能一夜爆红啊,你当他的老师当不亏的。不要计较那么多,好不好?算我求求你?
孟  晴   (思索了一下,忽然问)小哥,我一月房贷加车贷多少钱?
经纪人   五万。
孟  晴   演这个戏给多少钱?
经纪人   五千。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,毕竟是女一啊。

     [孟晴气的翻了个白眼,就要走。经纪人把她拉住。小龙女在一旁偷偷听。

经纪人   小祖宗!姑奶奶!你不能走!现在是钱少,咱不能只看眼下,要看百度搜索排名,这只是个跳板,相信我好不好?
孟  晴   (忽然可怜兮兮的请求道)小哥,你能不能帮我找到那个做航空母舰的疯子?把钱要回来?

     [经纪人百般无奈,快哭了。

小龙女   五万!我相信你值这个价!
孟  晴   (心中欢喜,但仍然冷冰冰的)我当然值。
小龙女   (递过剧本)合作愉快?
孟  晴   (接过剧本)合作愉快。
王  凯   (笑嘻嘻的上前)合作——

     [孟晴不理睬,拿剧本坐下。

王  凯   (有些委屈)导演,我忽然没有信心了。
小龙女   (调皮的向王凯抛媚眼)小凯哥哥,你要加油,加油,加油哦!
王  凯   (心花怒放,情不自禁的唱《风吹麦浪》)远处蔚蓝天空下,涌动着金色的麦浪,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,爱过的地方……

[小龙女、王凯、经纪人隐去。

孟  晴   (认真读剧本)此故事发生于韩国古代……有一个女孩叫沈清……

[古代时空。韩国演员演绎。沈清简陋的家,地上摆着一张矮桌。沈清微笑着看门口的风铃,好像刚才的风铃声是她拨弄出来的,她回头叫父亲吃饭。

沈  清   爸爸,吃饭了!

     [眼睛失明的沈父摸索着走过来,沈清赶忙上前去搀扶其坐下。

沈  父   什么饭这么香啊?我闺女的手艺越来越好了。
沈  清   海带汤,爸爸,生日快乐。
沈  父   今天是我的生日?我都忘记了。
沈  清   还有米饭,爸爸,今天您可以好好吃一顿饭了。哦对了,您来许一个愿吧,一个生日愿望。
沈  父   好吧,那我就许个愿:愿老天爷能给我三百斤大米!
沈  清   (笑了)快吃吧,一看您就是馋大米了。
沈  父   不是,前几天我遇到一个和尚说能治我的眼睛,但他开了一个条件就是要捐给他三百斤大米。
沈  清   (惊喜的)真的?他真的能治好您的眼睛?
沈  父   三百斤啊!我从生来就没见过这么多大米!算了,就当向老天爷许个不靠谱的愿望,让自己心里好受吧。这海带汤真好喝,米饭也香,你也吃,多吃些……
沈  清   (沉思着,端起饭碗答应着)嗯——(夸张的大口的吃着、喝着,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)爸爸,陈大婶有个有钱的亲戚,想让我去她家里伺候,每月给不少钱呢,等会儿我就去和陈大婶说,明天我就去干活。
沈  父   不行,我不能让你去做那些。别把那和尚的话放在心里,我就那么一说。
沈  清   爸爸,你让我去吧,我想赚钱帮您治眼睛。
沈  父   我们虽然穷,但还不至于让你去伺候别人。
沈  清   爸爸没关系的,等我赚够了钱就带你去找那个和尚,您的眼睛就能重见光明。爸爸,你知道我多想治好您的眼睛吗?
沈  父   你不能去!我说不行就不行!
沈  清   (哀求)爸爸——

[沈父不语,生气离去。

沈  清   (拿起面前的碗,居然是个空的)我面前的这只碗其实是空的,家里只剩一碗米饭来给爸爸过生日了。像这样的碗要填满多少个才是三百斤大米呢? 爸爸——去伺候人又有什么不好吗?我是您的女儿,我连做梦都想让您看看洁白的云朵是怎么在湛蓝的天空中飘过,让您看看雪白的浪花是怎么在金色上的沙滩上撒欢儿,让您看看被您一天天抚养长大女儿笑起来究竟是什么模样。
     [收光。 
[小龙女的吆喝声传来:怎么回事?开灯啊!你们这剧场也太——
     [现代时空。啪一声灯光亮起,刺得小龙女睁不开眼。
小龙女身后,穿戏服的孟晴席地而坐,观众会误以为她就是沈清。

小龙女   谁负责灯光?这戏还有法儿排吗?

     [一扫地大爷颠颠儿的跑上来。

小龙女   你负责灯光?
老龙王   我就是个替班。
小龙女   那您是?
老龙王   你刚来排戏,可能没注意我。我是传达兼卫生管理员,哦,就是扫地的。我退休了没事干,来找点乐子。你们这个戏不错嘛,现在的年轻人哪还知道孝敬老人哪?好好排,将来我叫我闺女来看!

     [老龙王欲下。

小龙女   大爷,我欣赏你哟!
老龙王   (对观众)这孩子,平时和我吵架蹦高,今天我换了身儿装备就说欣赏我了。也不错!被自己的亲闺女欣赏,也挺幸福的!她是小龙女,海里的小龙女,不是艺名。我就是老龙王。答应过女儿不能干涉她,所以我就成了这副样子在她身边悄悄陪着她哈哈!不信?边儿去!乐了?我欣赏你哟!

[老龙王笑笑下。

小龙女   哎?小凯哥哥呢?
    [孟晴脱掉身上的服饰(可能穿戏曲服装),一个现代时尚的女性展露在大家面前。
小龙女   哎呀,姐姐,你别脱呀!
孟  晴   你这套衣服不透气,我快热死了!小导演,听说你是自带资金来排戏的?你究竟带了多少钱啊?
小龙女   这是个秘密。
孟  晴   还秘密哪!如果经费充足的话,能不能换套面料好点的衣服?
小龙女   我虽然带了一大笔钱,但是我的钱也是钱,每一分都要花在刀刃上的。这套衣服不错了,你看衣服上那花都不是印上去的,而是绣上去的,纯手工绣的。
孟  晴   有吗?手工绣可是今年的流行元素,在哪里?
小龙女   胳膊底下。
孟  晴 (兴冲冲穿上袖子抬胳膊找了一通,终于找到了,却泄了气)你怎么不说是在胳肢窝里呢?这明明就是刮坏了,人家打了个小补丁!你愣是说成花,还手工绣的!
小龙女   (略有尴尬)为了节省资金嘛,给你开价那么高,只能从别的地方省了。

    [王凯上。

孟  晴   (为了岔开话题,假意关心)小凯,你总算回来了,干什么去了?
王  凯   我奶奶爱炒股,前阵子赚了不少——
小龙女   你去炒股了?
王  凯   你听我说,不是赚了吗?她老人家一高兴又全投进去了,没想到全被套牢了,手头没钱——
小龙女   你去借钱了?
王  凯   老人家被套牢了之后,省吃俭用,没想到身体重度贫血,进ICU了。
小龙女   什么优?
孟  晴   (有些烦)直接说住院了不就行了嘛!绕这么大一圈子!
小龙女   (关切的)奶奶没事吧?有一种海底仙草能让人起死回生。
孟  晴   你是从火星来的吧?
小龙女   (急)我不是,我是从海里来的。

    [小龙女意识到自己说秃噜了嘴,连忙捂住嘴。

孟  晴  (嘀咕)脑子果然进水了。
王  凯   对不起,耽误大家时间了。咱们继续排练吧。龙剑仙草那游戏你闯到第几关了?如果现实生活中也有能起死回生的仙草就好了。

    [小龙女想辩解。

孟  晴   (不耐烦的提醒道)继续排练!
小龙女   (无奈)好,下面一场是,女儿沈清终于说服了父亲,准备出门。
孟  晴   (演沈清,读台词)爸爸!照顾好自己!我很快就会回来的!(突然愤愤的)我真受不了!这是什么破剧本?面对这么不负责任的父亲,她就乖乖的出去打工赚钱了?
小龙女   不负责任?
孟  晴   当然!不知道听的哪里来的和尚胡说八道一番,说能治他的眼睛,他就默许了女儿出门去打工!这样的父亲负责任吗?
小龙女   不是默许吧?我觉得是没有选择。
孟  晴   什么叫没有选择?小凯,你说,你爸要是为了自己,默许你出去伺候人,你会怎么想?
王  凯   (乐了)伺候人?那得分伺候谁。
孟  晴   (白了王凯一眼)你们不觉得很多时候沉默才最伤害人吗?!我觉得这个父亲一定心知肚明!这是一场预谋!
小龙女   姐姐,这个父亲肯定没有恶意,他只是无奈。
孟  晴   (像是回答小龙女,又像是对自己说)只是无奈吗?不行,我觉得这剧本得改!

     [经纪人匆忙上。

孟  晴   我和你说过多少遍?排戏的时候你要把自己调成静音状态、瘫痪模式!不要影响我!
经纪人   宝贝儿,你别激动,我就说一句。我知道你习惯改剧本,但人家的条件之一就是不改剧本,你——你能忍一下吗?
孟  晴   (无奈)知道了。
经纪人   (大声对小龙女)行了,没事了,导演继续吧!

     [经纪人跑下。

小龙女   哦,对了,这场戏还有几个群众演员,好找吗?
王  凯   有钱吗?
小龙女   当然。
王  凯   太好了!你和晴姐先休息一下,人马上就到!(拿手机)喂,三儿,你来我剧团一趟,有个重要角色——

     [王凯边打电话边下。

小龙女   还是小凯哥哥厉害!
孟  晴   (不屑)这就厉害了?

     [老龙王拎着一个水壶带孟明上。

老龙王   (对孟明)没事,我等会再去打水就行,怕你不知道路。(对内喊)孟晴 ,你看谁来了?
孟  晴  (见到父亲,冷冷的)你怎么来了?我在排练呢!
孟  明   有些日子没见你了,我来看看你,买了你最爱吃的普利街的草包包子,趁热吃吧。好不容易排上队,我买了不少呢,来,你们大家都一起吃啊。

     [小龙女馋得不行。

小龙女   姐,这是你?
孟  晴   和你没关系!
孟  明   你好!导演。我是孟清的父亲。请多多关照。
小龙女   好!(接过包子来就吃)大叔你可真贴心,我从来没吃过草包包子。

     [小龙女边吃还边递给老龙王一个,老龙王把水壶放到地上,接过包子。

小龙女   (陶醉的)这个味道——让我想起来我家的龙宫海草如意包。我们“龙宫海草如意包”是用七种不同的海草——
老龙王   再加上珍珠粉、蜂蜜、川贝,搅拌均匀,醒七七四十九天,不须冷藏,没有防腐剂,除了味道有点像初恋之外,没有其他缺点。
小龙女   确实是居家旅行——
老龙王   宴请亲朋好友的——
两  人   必须佳肴!
孟  晴  (突然冲小龙女发火了)谁让你吃的?放回去!

     [吓得小龙女赶忙把吃剩的包子放了回去,孟晴抢过袋子,塞到父亲手中。

孟  明   你这是干什么?
孟  晴   我早就不喜欢吃这破包子了!请你拿回去吧,孟医生!
孟  明   我是你爸爸!
孟  晴   爸爸?你难道不是一个冷血的守财奴吗?

     [孟明没有说话。

孟  晴   一个只能用沉默来面对女儿质问的人,配做父亲吗?

     [孟明伤心离开,走的时候一脚把暖壶踢倒。

老龙王   (心疼的拿起暖壶)你们父女俩的脾气可都不小!

     [收光。

第二场

[风铃声。孟晴穿上戏服演戏。

孟  晴   爸,照顾好自己!我很快就会回来的!

     [孟晴赶路。
[路旁有一个中国大婶正在等待。

大  婶   这丫头怎么还不来啊?

[几个船夫在议论给海神献礼的事儿。

船夫甲   一个处女?
船夫乙   一个美丽的处女?
船夫丙   一个心甘情愿沉海祭神的美丽处女?
三人同   上哪儿找去啊?!
船夫甲   还有半柱香的工夫,船就要开了。
船夫乙   没有祭品海神会发怒的,船翻人亡这是常有的事,可谁也不想遇上!
船夫丙   我们像热锅上的蚂蚁,不,像三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瞎撞。

     [孟晴走过来,冲大婶招手。

孟  晴   大婶!我来了!

     [船夫们看到美丽的孟晴两眼放光。

船夫甲   一个处女!
船夫乙   一个美丽的处女!
船夫丙   一个心甘情愿沉海祭神的美丽处女!
船夫甲   她倒是一个绝佳人选。(对船夫们)我们得派个人去问一问。
船夫们   (争相前往)我去!我去!
船夫甲   我勒个去!听我口令:不想去的向前一步走!

[船夫们还没反应过的时候,船夫甲往后退了一步。
船夫甲   看看,一件小事也闪耀着机智的光芒。(上前询问)姑娘,请问,你是处女吗?

     [大婶伸手给了船夫甲一个耳光。

大  婶   你妈没教你怎么和女人说话吗?
船夫乙   (赶忙上前)大婶对不起,我们需要一个处女。
船夫丙    一个美丽的处女。
船夫甲    一个心甘情愿沉海祭神的美丽处女。(对大婶)不是说你!

     [大婶又伸手给了船夫甲一个耳光。

大  婶   要尊重女人知道吗?我们这些正经人家的姑娘啊(本来手指着自己,看到船夫们鄙视的眼神,就赶忙把手搭在沈清的肩上)怎么会去祭神呢?我们再穷,也不会不惜命啊!丫头,咱们走!
船夫乙   唉,三百斤大米都换不了一个肯祭海的女人,去年一百斤大米都得争破头,这年头物价涨得真快啊,一眨眼的工夫,翻了三倍!

     [孟晴听到了,她高兴的有点发抖。

船夫丙   算了,船就要开了,咱们听天由命吧!
孟  晴   等等!你们是说有三百斤大米吗?
船夫甲   没错。

     [大婶又想打人,船夫甲巧妙的躲开了,得意的看着她。

大  婶   如果不想再挨揍,就赶紧滚!丫头,咱们走吧,别和他们废话,让他们去找自己的亲人祭海吧,这群杀人不眨眼的家伙!
船夫甲   (对观众)等等,这姑娘是不是对我——我们这三百斤大米有意思?

     [孟晴把船夫甲拉到一旁。

孟  晴   船夫,三百斤大米足量吗?
船夫甲   绝对足量。
孟  晴   是预售,还是现货?
船夫甲   绝对现货。
孟  晴   走顺丰还是中通?
船夫甲   我亲自上门送!
     [大婶拉过沈清,顺手又给了船夫甲一个耳光。

大  婶   送你个头!
船夫甲   (忍无可忍的)大婶!你在做热身运动吗?!
大  婶   骗子!一群骗子!丫头,别和他们废话了,家里活儿一堆呢!太太等久了会不高兴的!
孟  晴   我去!
大  婶   那就快走。
孟  晴   (指着船夫们)我跟他们去。

     [众人惊。

小龙女   (画外音)好!下一场,投海祭神!

     [孟晴把包袱扔在地上,从戏中跳出来,对观众席喊。

孟  晴   导演,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去祭海!

     [小龙女、王凯上。

小龙女   为了你的父亲,为了三百斤大米。
孟  晴   沈清干嘛非得死呢?
王  凯   (夸张抒情道)唯有死最动人!晴姐,为了咱这戏感人,沈清就得死!
孟  晴   我不想死。死了是能让父亲的眼睛重见光明,但是女儿的命和重见光明哪个对于父亲来说更重要呢?
小龙女   为了父亲,不顾一切,不惜付出生命,这才是我们要讲的孝——我爸想讲的孝!

     [老龙王上。

老龙王   导演,刚才的灯光还行吗?
小龙女   还不错,谢谢老大爷。刚才我说到哪里了,哦,对,为了父亲,不顾一切,不惜付出生命,这才是我们要的。
王  凯   可是他父亲知道了一定会痛不欲生。打个比喻,我想给我爸爸买部苹果手机做礼物,结果我去卖了个肾,你说我爸能觉得我是个孝顺孩子吗?
船夫甲   但是如果你爸得了肾病,你去给你爸移植了肾,这就是孝顺孩子了。
王  凯   (骂道)你爸才得了肾病呢!
船夫乙   沈清太爱他父亲了,她想满足他重见光明的心愿,投海祭神,也能理解。
船夫丙   现在这社会,如果真是老爹得了肾病,估计都忙着争财产了,还谈什么孝顺哪!
大  婶   唉,爹妈养你们长大不容易,你们该尽孝的时候就要尽孝。
老龙王   赞同!养儿养女,不就是为了老了能有人陪在咱身边嘛!我最理解不了那些一心想到外面闯荡的子女!俗话说,父母在,不远游,这才是孝!(故意质问)导演,你觉得呢?
小龙女   (有些心虚)这……我不知道。
大  婶   我不赞同你的说法,咱们养孩子,当然是想让他们能飞多高飞多高、能飞多远飞多远哪!咱们可不能那么自私!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觉得陪伴才是孝。
船夫甲   孝有很多种,古有二十四孝,今有新二十四孝,不知道就搜狗或百度!说起孝,好像人人都明白,但又说不清。就拿我来说,我爸妈爱狗胜过爱我,我尊重他们,不和狗争风吃醋,这就是一种孝。我整天忙工作,没时间陪他们,这就是一种不孝。但我用工作赚的钱给他们买礼物,这看起来又是孝了。
王  凯  ‘孝’的另一面是父母对儿女的爱。可能‘孝’的原本就是谁都不能断掉的一种锁。这种锁有时候让孩子忘记父母的养育之恩,有时是让父母给儿女负担。但是有了父母与儿女之间的锁,我们才能感到安全感。
船夫乙   我觉得孝还得有另外一个标准,那就是父母需要不需要。如果父母不需要,你做得再好,也不见得就是孝顺了。我觉得孝很多时候就是被需要的产物!就像沈清的父亲需要重见光明,沈清就去投海祭神,这就是一种被需要的孝,一种增添了艺术色彩的凄美的孝!
孟  晴   这不是尽孝,这是愚孝!现在是什么时代?尊重自我!张扬个性!你这种戏还有人看吗?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生命依附到父母身上呢?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我有自己的人生。导演,我不能死!剧本得改。
小龙女   剧本不能改,这是我爸投资的条件之一。
孟  晴   不要老是拿这个说事!不改剧本,那你换演员吧,我演不了!

[孟晴将身上的戏服脱下来,扔到一边。小龙女愣住了。
[经纪人急上。

经纪人   宝贝儿,这戏你得排!
孟  晴   这种剧本,你觉得能让我再红起来吗?
经纪人   现在看来是有那么一些不合逻辑,但说不定观众喜欢这种不合逻辑啊。
孟  晴   闭嘴!观众不是傻子!

[手机铃声,孟晴不耐烦的接电话。

孟  晴   他的事我不想知道。别再用这种伎俩来骗我了,他能有什么病,无非是感冒?最多是发烧!(惊)什么?

     [男助手画外音:小晴,你父亲视网膜脱落,已经丢掉了工作,他不肯去做手术,现在只能在家中静养,你有空就回来看看他。
     [孟晴往斜前方望去(回忆父亲刚刚离开的那一幕):一道光打出,孟晴的父亲回身离开,他的脚步踉踉跄跄,因为视力模糊他甚至不小心踢倒了暖壶,他踉跄着出了门,坐上轮椅,被助手推走。
[孟晴跑下。


第三场

[孟晴家。普通的工薪家庭。孟晴在胡乱的翻找着。孟明坐在轮椅上。

孟  晴   命重要还是钱重要?你一个医生还不明白这些吗?
孟  明   就因为我是个医生,我知道我这眼睛治不好,复明的希望几乎为零!那些钱是你妈留给你的,我不能碰。
孟  晴   钱在哪儿?你不说是给我的吗?现在就给我。
孟  明   不行,那是你的嫁妆,等你结婚我再给。
孟  晴   嫁妆、嫁妆!从我小说到大!说了快三十年了!当年我妈病危,你有钱都不舍得花,现在自己都快瞎了,还捂着不花!我告诉你,我不要什么嫁妆!别想把我当成你自私的替罪羊!钱在哪儿?好,你不告诉我,我就自己找!

[孟晴胡乱的翻找着。

孟  明   小晴,你听我说——不要为我浪费钱,我是医生,我知道这眼睛是治不好的。
孟  晴  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还会有什么治不了的病!

     [孟明顺着孟晴的声音推着轮椅过去,摸索着抓住了孟晴。

孟  明  听我说!不要再闹了!

     [孟晴猛得挣脱,父亲摔倒。

孟  晴  (愧疚的上前扶起)爸,你没事吧?
孟  明   (一愣)你叫我什么?
孟  晴   (冷冷的遮掩道)你没事就好。
孟  明   小晴!
孟  晴   别以为我会原谅你!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一个杀人凶手!
孟  明   (无助的)我知道。
孟  晴   你知道什么?你知道一个六岁的孩子没有了母亲是多么可怜吗?你知道这些年我在外面是怎么过的吗?!你不知道!你自己是解脱了,可是我呢?我妈呢?

 [孟晴和孟明的独白,分两个光区。

孟  晴   我六岁那年,妈妈病了,病得很重,我亲眼看见我的父亲拔下了那根维系她最后心跳的管子,我的父亲杀死了我的母亲,就在我的面前。
孟  明   我很爱我的妻子,她很漂亮。生病期间她曾经给我写过一封信,求我成全她,让她有尊严的死,不要到了最后还要接受毫无意义的治疗,承受更多的痛苦。于是,在医院诊断她为脑死亡的时候,我做了一个让女儿恨了我一辈子的决定。
孟  晴  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,他是个骗子,是个杀人凶手!
孟  明   我无法向一个刚刚六岁的孩子解释什么,我只能沉默。但当她长大,我再多的解释也只是洗脱罪名!我还解释什么呢?
孟  晴   但我身上流着他的血,我是他的女儿!我已经没有了母亲,我不想让自己的父亲成为一个瞎子!

 [摔门声。孟明愣住。

孟  明   小晴!

     [孟晴在门外,忽然腹部剧痛,蹲了下去。
     [经纪人上。

经纪人   宝贝儿,你没事吧?
孟  晴   (强忍着)我没事。小哥,你去帮我把房子和车子都卖了吧,我急需一笔钱。
经纪人   出什么事了?
孟  晴   我爸的眼睛必须做手术。求你了,小哥,要快。
经纪人   你,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你没事吧?
孟  晴   快,送我去医院。

     [经纪人扶孟晴匆忙下。

第四场

[排练现场。

小龙女   孟晴姐有点奇怪,你们不觉得吗?
王  凯   你可能不了解,她过去曾红透全国,多少人围着她、捧着她。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忽然不怎么接戏了。现在让她来演这种戏,还不能改剧本,她当然不乐意了。
小龙女   我看过她以前的一些作品,挺不错的,所以我也不介意给她涨价。可是我很好奇她和她的父亲……
老龙王   没什么可好奇的,或许她和她父亲之间只是一场误会。唉,这个孟晴啊,也是个可怜人,你别看她那么要强、傲气,其实她心里也很苦啊!
王  凯   导演,还是赶紧把晴姐叫回来吧。
小龙女   我也能明白晴姐的难处,可是剧本,投资方不让改啊!
老龙王   对,这戏不能改。
孟  晴   (突然在经纪人的陪同下出现)不改,继续演,但我的报酬要翻倍,并且要尽快支付!

     [经纪人小心的扶着孟晴。

经纪人   (小声哀求道)身体重要,要不咱别接这个戏了吧?检查结果那么不好,你就别逞强了!
孟  晴   (低声,但严厉坚决的)闭嘴!不是还没确诊吗?那只是一种猜测!以前我可以任性,现在我不能。(大声对小龙女)导演,你同意我刚才的条件吗?
小龙女   (大喜)钱不是问题!
孟  晴   (真诚的)谢谢,我也不想隐瞒,我需要一笔钱,我已经让小哥帮我把房子和车子处理掉,但是还不够,我需要更多。
小龙女   没事,我会尽快把钱给你的。大家都准备一下,搭把手!马上排演下一场投海祭神!晴姐,下面就看你的了!注意情绪要饱满!

[经纪人无奈的下。
 [狂风大作,孟晴的长发在狂风中乱舞。海浪阵阵。

孟  晴   万能的海神,求你张开怀抱接纳我纯净的身体,保佑我可怜的父亲重见光明!

     [孟晴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向甲板的外沿,即将坠入湍急的海流中。

小龙女   停!晴姐,你这个状态不对。
孟  晴   怎么不对?
小龙女   你的表情不应该是凝重的,应该是高兴的!
孟  晴   表演是我的事。
小龙女   可我是导演。
孟  晴   那你说我马上要死了,为什么还要高兴?
小龙女   因为你的父亲马上就能重见光明了。
孟  晴   可是我要死了!
小龙女   你的心愿不是你死或不死,而是你的父亲——
孟  晴   (赌气的)我父亲!我父亲!好!那我就高高兴兴的去死!
小龙女   你根本没明白我的意思。(对众人)你们先都下去吧。

     [小龙女一挥手。风铃声响起。孟晴睡去。

小龙女   (洋洋得意的)做个美梦你就明白了。(自恋不已)唉,我欣赏你哟,小龙女!

[风铃声。
[沈父抚养沈清从小到大的过程场面。
 [童年孟晴和孟明、童年沈清和沈父的对话交织着。

小孟晴   爸爸,我想要天上的星星。
孟  明   为什么呀?
小沈清   因为它们一闪一闪的很好看呀!
沈  父   那爸爸飞到天上去帮你摘星星好不好?
小孟晴   好呀,好呀!爸爸最厉害啦!
小沈清   爸爸,我想把星星放在家门口,妈妈看到了就会快点儿回来了!
孟  明   原来你是想让妈妈早点回来呀,那你唱歌就可以了,听到你的歌声,妈妈就会回来的。

[梦中,孟晴听到声音,缓缓站起身来,看着小沈清和沈父。

孟  晴   我的父亲也是这样养育我长大,给我穿衣、喂饭、扎小辫儿……教我读书、做人……那时候他是我心中的英雄,是我崇拜的对象,可现在,我对他——却只有恨!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他有了白头发;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他的背变得微驼;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他的眼睛看不清了……我居然错过了那么多本应与他共度的时光。他一定也像所有的父亲那样,期盼着我回到他身边,让他能有机会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父亲。可我——我做女儿的,居然连这样的机会都没给过他。如果可以,我多想做回小时候的我,依偎在他身旁,问他要一颗天上的星星……
沈  清   不要想你自己,你要多想想我,你演的是我,不是吗?

 [孟晴和沈清交换位置,互换身份。两组父女关系的展现。

孟  晴   (愉快的)爸爸,生日快乐,哦,您快来许一个愿望吧,一个生日愿望!
沈  清   (阴沉着脸)你快走!别让我再看到你!一个只能用沉默来面对女儿质问的人,是不配做父亲的!

[孟晴觉得沈清的话很刺耳,禁不住皱着眉头回头望望。

沈  清   不要看我,你演你的。
孟  晴   爸爸,我走了之后,可能要过很久才回来,但是你放心,只要一有空闲,我就回来看您!
沈  清   (恼怒的)我再也不会回来了!这个家我一分钟都不想待!你简直就是一个冷血的守财奴!一个残忍的杀人凶手!

     [孟晴回头制止了沈清。

孟  晴   沈清,或许,你可以在语气上稍微缓和那么一点点,他年纪大了,眼睛又看不到……
沈  清   (看了孟晴一眼)我明白了。我父亲也是年纪大了,而且眼睛也看不到,请你教我怎么安慰他吧。
孟  晴   ……
沈  清   别觉得尴尬,你演的是我。
孟  晴   (点点头,走近沈父,冷冷的)我要走了,你照顾好自己。
沈  清   我觉得可以再体贴一些。

     [画外音。经纪人:(支支吾吾的)检查结果不太好,宝贝儿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孟晴:我看看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纪人:别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孟晴:我看看!……肝顶部低密度占位,考虑肝癌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纪人:(赶紧安慰)也不一定就是,医生说还需要进一步确诊。

孟  晴   (对沈父)这一走,不知道是多久,不知道是几个月,还是一年、两年、十年或者更久……虽然,虽然我们之间有些不太愉快的过去,但是我希望您以后想起我来的时候,不要想那些。我知道这很难,因为我也不能不去想……但是……我希望你快乐,这是一个女儿对自己父亲最基本的祝福,是的,最基本的……
     [这些话看似是孟晴对沈父说,其实都是身患重病的她想对孟明说的,她不由自
主的把自己的情感替代进去了。
 [沈清向孟晴走了过来。

孟  晴   (遮掩道)我,我只是在塑造角色。可能我演的不好。
沈  清   孟晴,遵从自己的内心,去爱你的父亲。
孟  晴   (无力的)不,我恨他。
沈  清   他是生你养你的那个人,他不是你的仇人。
孟  晴   (无力的辩驳)可是他杀死了我的母亲。
沈  清   不要被眼睛看到的事物蒙蔽,用心去感悟吧。
     [韩国音乐。
     [沈清渐渐离她远去,沈清微笑看着自己的父亲,慢慢走上船的甲板。
[孟晴抬头,她仿佛看到了剧中的情景。风声、海浪声,刚才孟晴表演的地
方,沈清重复了表演。
沈  清   万能的海神,求你张开怀抱接纳我纯净的身体,保佑我可怜的父亲重见光明!
孟  晴   (原地再次表演,十分动情)万能的海神,求你张开怀抱接纳我纯净的身体,保佑我可怜的父亲重见光明!
小龙女   (画外音)很好!停!

     [所有的音效都停了,但孟晴没有停止表演。

孟  晴   这是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心愿!爸——原谅不孝的女儿吧!
小龙女   停了停了,晴姐!
孟  晴   (怒气冲冲)我知道啦!我又不聋!

     [全场光。小龙女和老龙王在吃包子。

小龙女   (愣住,委屈的)我就是叫你吃饭,干嘛发这么大火?

     [孟晴沮丧的坐在甲板上。

老龙王   (递过两个包子)去给她送一份吧,她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 [小龙女拿包子上甲板。

小龙女   吃吧!
孟  晴   王凯呢?
小龙女   (乐滋滋的,不好意思的)给我买水去了。
孟  晴   你俩?
小龙女   没有。
孟  晴   嗯?
小龙女   真没有。
孟  晴   (笑着接过包子)对不起啊,我刚才有点心情不好。
小龙女   没事啦!晴姐,你要向我学习,无论有什么烦心事,我只要狠狠的吃一顿,就全都忘了。我管它叫吃货疗法,哈哈。
孟  晴   如果我能像你这样无忧无虑就好了。
小龙女   我无忧无虑?其实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呢。
孟  晴   讲讲你的故事吧?为什么来排这样一部戏?
小龙女   我爸的意思,他说我成功排完戏,就给我自由。
老龙王   (站起身来,对观众)我简直是个天才,选了这部《沈清传》,我就要让小龙女明白什么是孝!现在的孩子们都太自我!太任性!我就要用老故事来给他们好好的上一课。但愿她能明白我的苦心哪!唉,想想我一东海龙王,居然为了女儿变成了一个扫地大爷,唉,算了算了,谁让我是她爸呢?
孟  晴   你也想证明给你爸看,你不是一事无成。
小龙女   你怎么知道?
孟  晴   因为我曾经和你很像。 今天怎么是包子?
小龙女   (对着下面的老龙王喊)对啊,大爷,咱们今天怎么改成吃包子了?
老龙王   你不是爱吃吗?你不是说你从来没吃过吗?
小龙女   大爷真是贴心哪!大爷,还不知道您姓什么呢?
老龙王   我姓老。
小龙女   老?还有人姓老?
老龙王   一看你就读书少,老子不就和我一个姓吗?
小龙女   (一脸信服的)哦,还真是——
孟  晴   真是受不了你俩!

[王凯拿瓶水、一张纸跑上场。

王  凯   (把水给小龙女)给——
小龙女   (看着他手中的纸)那是什么?
王  凯   哦,我刚才去图文社让人家给P了一张全线飘红的大盘图。
小龙女   我们的戏需要这道具吗?
王  凯   不是,这是我给我奶奶看的。老人家快不行了,我给她看看这个,好歹是个安慰吧。我奶奶不爱广场舞偏爱去炒股,这是她晚年的寄托,临走前哪怕是骗她,也要让她高高兴兴的走。

     [众人都很难过。

小龙女   喏,给你这个,海底仙草,放在奶奶床头。
老龙王   (得意的自言自语)哎呀,幸亏我料事如神,就知道她肯定会这么做!哼哼,殊不知我早就把仙草换成了海草!
王  凯   (捏捏小龙女的脸蛋儿)你总是这么可爱。我会的。
小龙女   (开心的)奶奶会好起来的。
孟  晴   能尽孝的时候就多尽孝吧,我知道你是个孝顺孩子。
王  凯   哎,谢谢晴姐。
孟  晴   谢我什么,我又帮不上什么忙。
王  凯   晴姐,其实我知道,你是个好演员,也是个好人。

[孟晴一愣。切光。


第五场(过场)

[孟晴家。经纪人站在他面前。
孟  明   (因为激动紧张,他不住的颤抖着)肝癌?为什么她不告诉我?她就这么恨我?
经纪人   叔叔,你别误会,孟晴托我卖掉了她的房子和车子,还重新回到她不喜欢的剧组去演戏,就是要攒钱给你治眼睛。她是关心你的。
孟  明   小晴,你这是何苦啊!我宁愿自己永远都是个瞎子,也不要你用健康换钱给我看病!走!带我去医院!马上给我的助手打电话,立刻安排我做HLA配型!
经纪人   (一惊)你要把自己的肝给她?叔叔,你再考虑一下。
孟  明   还考虑什么?!如果能的话,我愿意把自己的命都给她!她是我的女儿、是我的心头肉啊!走!去医院!

[经纪人推孟明下。
第六场
[王凯上。用一段山东快书说出了沈清父亲受和尚骗的经过,根据导演需要再删减。舞台同时出现肢体表演:沈父,和尚,坏大婶(后加)。
王  凯    (山东快书)
当哩个当,当哩个当,
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,
闲言碎语不要讲,讲一讲沈父遇到的老和尚。
那和尚贼眉鼠眼头铮亮,一串佛珠挂胸膛,
吃肉喝酒不忌口,来到街上胡乱撒么着看姑娘。
被人逮住一顿揍,他沿街乞讨来到这村上。
别的本事他没有,招摇撞骗他在行。
前面走来了一个人,拄着拐棍儿扶着墙,
此人也不是别人,正是沈清他爹在嘟囔:
“唉,瞎子出门真麻烦,兜里又忘了带干粮。”
沈清他爹人不多言不多语,面上和善眼睛盲。
“嗨,你这眼,好治!”
和尚夸下海口不嫌臊得慌!
沈清她爹一听高兴坏了,
 “真的?烦请大师给我治治吧?”
和尚两个眼珠直骨碌,
“治?好办!三百斤大米得先供佛堂!”
沈清他爹又欢喜又悲凉,回家随口跟闺女一嘟囔。
沈家穷得叮当响,三百斤大米天方夜谭不敢想,
争来吵去孝顺闺女背包袱,到大户人家去帮忙,
“不孝女暂别爹爹去伺候人了,
挣够了钱来帮爹爹眼睛见光亮。”
哪成想,路上遇到三船夫,
她为换回三百斤大米,心甘情愿祭海身亡。
大米如约送家中,沈清爹知实情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“就不该把和尚的话回来讲,我的闺女啊,你怎么这么傻?
我一个瞎老头子不值得你这样!”
和尚这时来到了,要把三百斤大米供佛堂,
把黄符贴的到处是,甚至贴到了茅房上,
施法念咒楞折腾, 再三嘱咐三天之后才能开门见阳光。
我说沈清他爹你真是蠢,
三天时间人早就跑得没影儿啦!
可隔不住有人信啊!
沈清他爹迷信了和尚的话,乖乖坐了三天才睁眼,
可还是黑咕隆咚一大片,哪有什么太阳光!
叫了三声和尚没人应,摸摸大米早搬光,
他这才知道上了当。
人才两空心慌慌,失魂落魄像魍魉,
万人唾弃万人骂:你们看,你们看,就是这个人害死了自己的亲姑娘!
只见他深一脚,浅一脚,
连滚带爬到了海边又是哭来又是嚎,
弄得自己人不人、鬼不鬼,衣衫褴褛、头昏眼花晕倒在一旁。
唉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!
要说那可怜的孝女沈清啊,投海之后遇龙王,
预知后事将如何,请您往下细观赏!

 [小龙女咋咋呼呼的上。

小龙女   真棒!小凯哥哥,你可真厉害!
王  凯   (花痴状)谢谢小龙女妹妹!
小龙女   演龙王的演员来了吗?
老龙王   临时辞演,到一个电影剧组去跑龙套了!
小龙女   我告诉你们,不要鼠目寸光——
王  凯   (抢着说)就是!等咱们这戏一演出,全济南的人不是来看演出,就是来看演出的路上!咱这戏有前途!
老龙王   能赚回本儿来吧?
王  凯   笑话!咱们一定会赚得盆钵满盈!
老龙王   我看未必!
小龙女   别这么悲观行吗?来,老大爷,你来客串一下老龙王行吗?
老龙王   我?
小龙女   别怯场,其实很简单,和我您说——
老龙王   ——出场费……给么?
小龙女   ……(一咬牙)给!
老龙王   成交!
小龙女   孟晴姐,你过来,你和老大爷搭一下戏,现在就是他把你救了,被你的孝心感动,要把你送到岸上去让你们父女团圆,然后告诉你上岸之后的第一滴眼泪能实现你的一个愿望。
老龙王   我觉得这里得改。
小龙女   你也要改剧本?
老龙王   (皱着眉头对观众说)我忽略了一件事,每个人灵魂深处都有一滴泪,这滴泪是他最脆弱的地方,我想,没有任何一个父亲愿意让孩子为自己流出这滴泪。(对小龙女逗乐道)干脆就把沈清留在龙宫算了,认个干闺女!
小龙女   那怎么行?龙王有女儿的!认什么干闺女呀!
老龙王   孩子多热闹嘛!
小龙女   不行不行,她那么漂亮,龙王的女儿还出不出门了?再说了,沈清的父亲还在岸上等着呢,观众们要看的是父女重逢!
老龙王   重逢干什么呀,自己逍遥快活才最重要!
小龙女   你这样说也太不对了。逍遥快活能比父亲还重要吗?
老龙王   你说呢?
小龙女   我说什么呀我说,你就得按剧本演,要不不发工资!
老龙王   那我也罢演!
王  凯   那您就回家吧,这卫生管理员您也别干了!
老龙王   你想让我失业?没门儿!(一把抢过剧本)说,怎么演?!

[切光。
     [衣衫褴褛的盲人沈父站在海边,手中摇晃着风铃。

沈  父   沈清——我的女儿——你回来吧——我宁愿自己这辈子、这辈子、下下辈子都是个瞎子,也不愿意你为了我去死啊!
沈  清   爸爸,我回来了!

     [沈清提着莲花灯款款走来。
[对面,孟晴提着莲花灯款款走来。
[孟晴与沈清相视而笑。
[孟晴与沈清错身而过。沈清依偎在沈父身旁。
[孟晴微笑着望着远方,仿佛在等待着什么。

孟  晴   爸,我回来了。
 
[掌声,欢呼声。新闻联播的男声:话剧《沈清传》轰动泉城,它以孝义贯穿始终,感动了泉城百姓……孟晴再次荣登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榜首…… 
[声音减弱,光渐熄。 


第七场(过场)
[孟明家中。孟晴开门走进,看到父亲坐在轮椅上打瞌睡。她从沙发上拿了一条
毯子给父亲盖上,父亲醒了。孟晴调整情绪,又回到原来那种冷冰冰的态度,把一张银行卡塞到父亲手中。
孟  明   小晴吗?你这是干什么?
孟  晴   没什么,我已经让你的助手给你安排手术了,这卡里是我所有的钱,密码是我妈妈的生日。你眼睛好了,我也省得麻烦。
孟  明   我的眼睛其实不可能好起来的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
孟  晴   万一有奇迹呢?
孟  明   (欣慰的笑了)好孩子,我要谢谢你。
孟  晴   不用谢我,就当我欠你的吧,就当我支付给你的赡养费。
孟  明   小晴,留下来吃个饭吧。
孟  晴   不了。对了,我可能不能陪你做手术,最近工作比较忙,要去外地,可能会有一阵子回不来。
孟  明   哦,我知道。
孟  晴   你知道?
孟  明   哦,我是说,你们那个戏火了,肯定有很多导演都找你排戏吧。
孟  晴   (苦笑)是。
孟  明   (犹豫着)嗯……我想做完手术之后去国外旅行,嗯……或许也会有一阵子不回来。
孟  晴   (冷笑着)去国外旅行?好,你尽管去逍遥自在,不必管我。

     [孟晴推门走出,孟明无声的抚摸着那张银行卡,眼睛中闪烁着泪光。

孟  明   (喃喃的)女儿,爸爸做梦都想和你一起去旅行……
     [孟晴一愣,转身离去。
     [女声报道:孟晴因肝癌入院,有一个神秘捐肝者配型成功,无偿把自己的肝脏
捐献给了孟晴,据说这位神秘捐肝者是孟晴的忠实粉丝……


第八场
[公园。术后的沈清气色不错的坐在长椅上。
经纪人   宝贝儿,你手术成功后,这气色可是一天比一天好,今天特别有奥黛丽赫本的宁静气质,美的不要不要的!
孟  晴   行了,别拍马屁了!我很快就要开始漫长的还债生涯,我的老东家M.T公司对我还不错,肯借钱给我治病。哦,对了,他怎么样?
经纪人   谁?
孟  晴   还能有谁?他的眼部手术怎么样?(隐瞒自己的情绪)哦,我可不是关心他,我只是不想让那一大笔钱打了水漂。
经纪人   其实……说出真心话并不是很难,只要你肯尝试……你和叔叔和好吧。
孟  晴   (不耐烦的)说什么呢?一个让你从小到大恨了二十几年的人,难道说原谅就能原谅了吗?哦,你以为我帮他治眼睛就是原谅了他吗?错!我只是可怜他!对,就是可怜而已!
经纪人   (欲言又止的)宝贝儿,我想告诉你一件事。

     [小龙女、王凯、老龙王上。

小龙女   (拥抱孟晴)晴姐!好想你啊!你恢复的不错嘛!
王  凯   晴姐!
孟  晴   奶奶……怎么样了?
王  凯   (凝重的)走了,(高兴的)开开心心的走的!
小龙女   (疑惑)海底仙草没管用吗?
王  凯   (捏她的脸蛋)当然有用,我都说了奶奶是开开心心的走的。
     [小龙女正想说什么,被老龙王拨拉到一旁。
老龙王   (故意的)咳咳咳!
孟  晴   老大爷,谢谢你也来看我。
老龙王   (故意的)唉,也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,竟然肯把自己的肝捐给你。
孟  晴   对了,小哥,我不是让你去查吗?有结果了吗?
经纪人   这……
孟  晴  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?快说嘛!我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人家!
经纪人   这……
孟  晴   (感觉到异样)你倒是说呀?
经纪人   捐肝者是你父亲。
孟  晴   (惊诧)什么?!你不要骗我。
经纪人   是真的。宝贝儿,你别激动,你听我说——捐肝者是你父亲,出钱的人也是他!他没有去做手术,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……
孟  晴   胡说!你不说是公司出的钱吗?
经纪人   哎呀,亲爱的,手术风险那么大,谁敢给你垫钱啊?
孟  晴   不,这不可能。我爸在哪儿?!他现在在哪儿?!
经纪人   你别激动。他正在恢复阶段,他不想让我告诉你的,可是,亲爱的,我觉得你现在身体好了,我有必要告诉你真相。(把信封递给孟晴)这是手术前他怕自己下不来手术台让我转交给你的。

[孟晴慌忙接过去,拆开看信。
[孟晴母亲画外音:让我有尊严的死,我不想在无意义的治疗下皮包骨头丑陋的死去。老公,谢谢你成全我……

孟  晴   (惊诧的,喃喃的)妈妈……
[孟明的画外音:女儿,对不起,我瞒着你做了这个决定。无论结果怎样,爸爸都不后悔。如果我有可能活下来,多希望你能叫我一声爸爸。

孟  晴   (痛苦的)对不起!对不起……

     [孟晴跑下。经纪人追去。

王  凯   我去看看!

     [王凯下。

小龙女   为什么你们大人总要做一些自以为是的事情!你们知道这种被强加的爱真是又糟糕……又心酸……又幸福吗……

[老龙王一愣,喜出望外的看着小龙女。

老龙王   那你觉得幸福吗?孩子,咱们该回去了。
小龙女   (一惊)你是?

     [老龙王去掉身上的伪装。

小龙女   父王?你一直在我身边?
老龙王   是啊,你别生气,我也没干涉你什么呀。孩子,到了该结账的时候了。
小龙女   (失落的)是,该结账了,我马上就能得到自由了,可我怎么却高兴不起来?(忽然想起什么)结什么账?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海底仙草为什么不管用了?
老龙王   傻孩子,我们怎么能干涉人间生死呢?
小龙女   (疑惑的)你不是骗我吧?
老龙王   父王告诉你,我愿意为了你所有的任性买单,直到你肯回来,屈屈一棵仙草算什么呢?经历了这么多事,现在你应该能体会到,父母的爱,除了是枷锁,也一定会是港湾。
小龙女   我不能回去。
老龙王   为了那个臭小子?
小龙女   父王,我还不知道孟晴和她爸爸怎么样了呢!
老龙王   傻女儿,你看——

[风铃声。
[一束光斜着打过舞台。光束中,坐在轮椅上的孟明,缓慢的,在舞台上行走着。
     [孟晴跑上。

孟  晴   (喃喃的)爸爸,(呼喊)爸爸!

     [父亲一愣,转身。

孟  明   小晴?你终于肯叫我了?

     [孟晴跑过去跪地抱住孟明。

孟  晴   爸,对不起,我错了,你为了我割掉了自己的肝,为了我再也不可能复明!我却这么不听话、这么误解你!这些年连个笑脸都没给过你!爸,你骂我、打我吧!你打我啊!

     [孟晴抓起父亲的手打自己,孟明却一把把她拥在了怀里。

孟  晴   (痛哭流涕)爸——
孟  明   傻孩子,爸爸最不想看到你哭。要知道,你是爸爸的女儿,为了你,别说切掉一小块肝,就是让爸爸把命都给你,爸爸也心甘情愿啊!我早就和你说过,爸爸的眼睛是治不好的,但我很高兴,在我还能模模糊糊看到你的时候,终于等到了你叫我一声爸。

     [孟晴抹了一把眼泪,站起身来,推起父亲就走。

孟  晴   (坚定的)我们走!
孟  明   去哪儿?
孟  晴   在您还能看到的时候,我想和您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!爸,我连做梦都想和你一起看看洁白的云朵是怎么在湛蓝的天空中飘过,和你一起看看雪白的浪花是怎么在金色上的沙滩上撒欢儿,最重要的,我想让你看到,有你陪伴的女儿永远笑容满面。我知道,这些也是你的梦想。

     [孟晴推父亲下。
 [在隐隐的风铃声中,三个女孩分别与父亲上场。

孟  晴   父母给孩子再多,总感到还有很多亏欠。
小龙女   孩子给父母再少,都说是孝心一片。
沈  清   其他都不敢奢求,只愿你平安、健康,由我陪伴,享受这人世间最最平凡的甘甜。
三  人   因为你是我的父亲。
沈  父   原谅我的自私——
孟  明   原谅我不能和你无话不说,原谅我做过的所有想保护你却伤害了你的事。
老龙王   我愿倾尽所有换得你的平安快乐,甚至包括我自己,因为——
三  人   你是我的女儿!

[众演员谢幕。全剧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