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型现代京剧《党员登记表》

大型现代京剧《党员登记表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根据峻青同名短篇小说改编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编剧:张胜云、
王仁林
 

 

时间:抗战期间
地点:胶东莱阳
人物表:
黄淑英  女,19岁,中共党员,梨花村村民。
淑英娘  名黄松梅,女,45岁,梨花村村民。后入党。
赵宏川  男,30岁,海莱区区委书记。
黄振武  男,50岁,中共党员,梨花村村民,淑英大伯,黄有才之父。
刘区长  男,30岁,中共党员,海莱区区长。
黄大爷:男,50岁,中共党员,交通员。

黄有才  男,30岁,梨花村村民,黄振武之子,原党员,后叛徒。
赵麻子  男,40岁,汉奸侦缉队队长。
中  村:男,鬼子小队长。
村民、鬼子、汉奸等。

序  幕:

(幕启:悲壮惨烈的音乐声起。与炮声、嘶杀声混杂一起。特设光束群中,舞台中区刻有《党员登记表》的巨石雕塑震撼推出。
(随着音乐的节奏,巨石雕塑隐去。
画外音:1943年,盘踞在胶东的日伪军,向我抗日根据地发起了蚕食般的疯狂扫荡,杀我同胞,烧我家园,海莱山区惨遭沦陷。
(音乐中,负伤的共产党员和八路军战士与无辜的百姓被押解在《梨花村》的巨石前,枪声中,他们壮烈地倒下。
(黑色的天幕呈现出一枝盛开的梨 花,在特设的光束中洁白如雪。
(幕后合唱)啊——
(女声独唱加伴唱)
梨花开,梨花白,
冰洁如雪暗香来。
春去花落魂不败,
化作泥土大山埋。
(红色的光束中,倒下的人们挣扎着站起,他们相互搀扶着用各种不同的造型在《梨花村》巨石前组成了一组不屈不挠前赴后继的抗日雕塑。
(收光。

第一场  藏  表
时间:1943年冬傍晚。
地点:莱阳梨花村外南山场院屋内。

(幕启:海莱区委书记赵宏川手持党员登记表眺望窗外沉思着。
赵宏川:(唱)
手捧着党员册心潮翻卷,
赵宏川肩上压着千座山。
恨鬼子疯狂扫荡惨绝人寰,
入敌后扩建武装刻不容缓。
(看党员登记表。
今夜晚秘密召开党员会,
举暴动发动群众斗敌顽。
饥餐鬼子肉,渴饮日寇血,
要将那抗日的峰火燃遍胶东地和天。
(村外狗叫声四起。
(赵宏川忙将党员登记表收起。
(接唱) 忽听狗叫声声乱,
        老黄为何尚未还?
(思虑)  莫非情况有突变——
(欲出门。
(音乐中,黄大爷气喘吁吁急上进屋。
黄大爷:赵书记——(唱)
     敌人已到山口前。
(赵宏川忙将外门关上,扶住黄大爷。
赵宏川:大爷——
黄大爷:赵书记,敌人已经封锁了梨花村所有进出的路口,
赵宏川:(一惊)啊!县委有何指示?
黄大爷:县委指示:敌人扫荡逞凶残,武装暴动暂停缓,敌后开展游击战,保存实力进深山。
(赵麻子与鬼子、汉奸暗上。
黄大爷:(推窗看)不好,赵书记,敌人已将场院屋包围。
赵宏川:(思虑)敌人来得好快,看来我们已经暴露——
黄大爷:赵书记,开会的党员马上就到,情况紧急怎么办?
赵宏川:(情急中)黄大爷,你我已无退路,不能让同志们再落入虎口。
      (黄大爷点头。
赵麻子:屋里的人听着,这里已经被包围了,我只给二分钟的时间,只要你们乖乖地出来投降,我在皇军面前保你们不死,要不然,我们可就要开枪了——
赵宏川:开枪——(对黄大爷)黄大爷,待会儿我想法引汉奸开枪给同志们报信。
(黄大爷点头。赵宏川示意黄大爷用身子顶住门,赵宏川忙扯下被的一角将党员登记表快速包起,塞进土坑边的灶内,并将一把炉灰撒到灶上。
(赵麻子见屋子里没有动静,挥手,汉奸撞开门,赵宏川、黄大爷与敌人搏斗。
赵麻子:抓活的——
(黄大爷死死抱住了赵麻子。
黄大爷:(故意高喊)老赵,快跑——
(赵麻子用枪托打向黄大爷的头,汉奸用刺刀刺向黄大爷,黄大爷倒下。赵宏川趁机跑向山坡,汉奸边追边开枪。
赵麻子 :(急拦)别开枪,别开枪。
(追下,光暗。

 (光束中,日军小队长中村、赵麻子和黄有才在场院屋外。
黄有才:赵队长,可惜呀可惜,眼睁睁的一网大鱼啊,就这几枪,他们可就全跑光了——
赵麻子:你放心,抓住共党书记这条大鱼,还怕找不到那些小虾米?你不是说,还有一份共党的登记表吗?找到那张表,他们一个也跑不了!
汉奸甲:(上)报告队长,场园屋里没有搜到任何东西!
中  村:(对黄有才)你的,要想办法找到那份登记表。(黄有才点头)这次逮了共党的书记,你又立了大功一件。(将银元丢到黄有才手上。)
黄有才:多谢太君!
赵麻子:(对黄有才)上次抓了你和你叔,你叔那头犟驴到死都不说实话,白白的送了命。你小子供了你叔,保了自己,这才叫识时务者为俊杰,好死不如赖活着。
中  村:(对黄有才)你的,逮着莱阳的共党分子,不光有钱,还可升官。侦缉队副队长的位子可给你留着呢!
黄有才:多谢太君!不过,这事千万给我保密。不然,这叛徒的下场可是没好果子吃呀!
赵麻子:你呀,尽管把心放到肚子里!
中  村: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那份登记表,把莱阳的共党分子一网打尽。
二  人:嗨!
赵麻子:都给我听着:四处张贴告示,捉拿漏网共匪。举报者赏大洋十块,窝藏共匪者,全家统统枪毙。
      (亮相,收光。

第二场:找  表。
时间:接前场。
地点:村外。

黄淑英:(内唱)提饭篮脚步急——
      (黄淑英手提饭篮子急匆匆地上。)
(接唱)场院屋奔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枪声突响人惊魂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莫不是老赵遇风险——
       (内一阵粗野的吆喝声:走——
       (中村、赵麻子上,汉奸押着受伤的赵宏川迎面走来,四目对望。汉奸将黄淑英推向路边,“闪开——”赵宏川见黄淑英非常激动,暗示黄淑英别冲动。然后眼睛放亮用力瞪着黄淑英,向山坡场院望了一眼。
汉  奸:快走——
赵宏川:我只是个生意人,凭什么抓我?
赵麻子:(冷笑)生意人?赵宏川——(赵
宏川和黄淑英闻言大惊)你这海莱区委书记的买卖做得不小呀!带走!
(赵宏川被汉奸押走。黄淑英目送着赵宏川被押走,呆立路边。
黄淑英:(接唱)亲人被捕暗自焦心。
       (黄淑英急急追向赵宏川押送的方向。突然她停住了脚步。)哎呀,不对呀!(接唱)
老赵他皱眉眨眼传音讯,
         似有那特殊重托难出唇,
         莫不是场院屋内藏疑问?
擦干泪上山坡场院屋内解谜津。
(亮相,收光。
(灯光复明。山上场院屋内。
(音乐中,黄淑英急上。见四下无人,忙进屋寻找,见黄大爷躺在血泊中,上前疾呼)黄大爷——黄大爷——(淑英放下黄大爷,四处查看。)
黄淑英:(唱)进屋内火药味弥漫烟未尽,
       土坑边滴滴鲜血弹留痕。
       桌椅翻倒缸砸破,
       柴草践踏乱纷纷。
(黄淑英在地上的乱草、土炕上、墙角、梁头等地方寻找着,却没能找到东西。黄淑英颓然地倚在门框上,凝视着天空,一时感到非常疲乏,怀疑起自己的判断。
黄淑英:(自言自语地)不,不,一定有东西。(黄淑英不甘心,又鼓起勇气开始重新寻找。)(唱)
静静气,稳稳神,
细细找,慢慢寻,
墙角旮旯要搜遍——
(慢慢地翻看着屋内的东西,突然看到扔在墙角边的被子,捡起后,发觉被角上被撕掉一块布片,露出了破旧的棉花)(接唱)
被角撕破定有原因。
棉絮里不见东西在,
(急忙寻那块撕下的布片,却不见布片的影子)(接唱)
撕掉的布片何处寻?
(黄淑英机警地眼光满屋快速搜索。突然,她的眼前一亮,停留在锅台上的一撮草木灰上)(接唱)
灶台上一堆草灰有蹊跷,
(疾步向前,盯住灶台上的炉灰,然后盯向灶洞。
(接唱)灶洞一边留指痕。
(音乐中,黄淑英迅速地蹲下身去,把手伸进灶洞里一阵摸索,在草灰里面,触着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,急急把那东西掏出来,掸去上面的灶灰,看到棉被上撕下来的那块蓝布,她的心跳得更厉害了,手也颤抖着,慢慢打开。
黄淑英:(一看惊喊)党员登记表!(自觉失言,忙自己捂住嘴巴。)
       (光束中。亮相。

第三场:埋  表。
时间:接前场。
地点:黄淑英家。
(夜幕降临,淑英娘出门张望,惊恐焦躁地等待着。
淑英娘:(唱)
听村外枪声响心悬意乱,
淑英儿去送饭不见回还,
       眼见着月上东山天色晚,
       儿不归只觉得惶恐不安。
(淑英娘略思,忙回身进屋提着灯笼出门,与急急忙忙进屋的淑英撞个满怀。黄有才尾随而来,躲到暗处。
淑英娘:(见淑英惊恐样子,忙问)孩子,出啥事啦?
黄淑英:(没有回答,急急用手推着娘)娘,老赵被鬼子抓走了。
淑英娘:(大惊)啊!
黄淑英:娘,你快到门口望着风。(淑英娘点头,淑英飞快地冲进里间屋,点着灯,掏出了布包,急急抽出了那张纸。
黄淑英:黄振文,(一阵心酸)爹——(继续念)梨花村人,1933年5月入党,1942年1月牺牲。黄淑英,赵宏川,黄振武——黄有才——(一惊)大伯和堂兄他、他们也是党员!(唱)
眼望着党员登记表热血奔涌,
    一个个亲人的名字映眼中,
    老爹爹屠刀下献身革命,
赵书记为护表被捕入狱中。
(看登记表)
    这张表是全区党员的命根子,
    这张表是党的机密战友的生死叮咛。
    这张表比淑英的性命还珍重,
这张表万不可落入敌手中。
敌人若得这张表,
多少亲人要丧生,
党的组织受重创,
荒郊野外又添新冢。
一张表系着三十多条命,
条条命尽在我手中,
半点错都会招来塌天祸,
    舍性命保全它等待黎明。
(黄淑英将登记表贴在胸前,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。
黄有才:(悄悄来到淑英家门外)淑英她从场院屋匆匆回家,莫非她——且去找她探听一二。
淑英娘:(见黄有才,忙跟他打招呼,暗示淑英。)大侄子,你来啦?
黄有才:(急急地)婶子,这大黑的天,你站在门外看啥?
淑英娘:刚才听见枪响,出来看看,不知又出啥事啦!
(黄淑英听到娘的声音,忙把登记表重新包好,放在炕席底下。
黄有才:淑英妹子呢?
淑英娘:在屋里呢!淑英——你有才哥来啦!快进屋!
      (黄有才随淑英娘进屋,淑英娘回身关上院门。
黄淑英:有才哥,你快坐!有事吗?
黄有才:婶子、淑英,出大事啦!
黄淑英:出什么事啦?
黄有才:怎么,你不知道啊,昨晚住在你家场院屋里的老赵被鬼子给抓走了!黄大爷也死了!
淑英娘:(一惊)啊!他不是来做买卖的吗?
黄有才:哎呀!做啥买卖?婶子,我实话跟您说了吧,西村黄大爷是我们党地下老交通员,老赵是共产党海莱区的区委书记叫赵宏川。
淑英娘:啊!书记?
黄淑英:(一愣)你认识他们?
黄有才:(忙掩饰)我,我,我,嗨,赵书记我倒没见过,只是听说的。今晚本来通知所有党员开会,可现在赵书记被捕,其他党员听见枪声也就都不敢露面了。
淑英娘:有才,你——
黄有才:实不相瞒,我也是一名党员!
黄淑英:(激动地上前握住有才的手)有才哥——(欲言又止)
黄有才:婶子,你还不知道,其实,我叔黄振文他也是一名党员。
淑英娘:什么?淑英,你爹也是党员?
黄淑英:(心中又一愣)有才哥,我爹是党员你也知道?
黄有才:婶子、淑英妹,那年我和叔一起去城里执行任务,不想却被捕入狱。(自觉失言)
淑英娘:啊!你俩一块被捕,你叔为何死了,你却没事呀?
黄有才:(稍愣)这——(忙掩饰地)嗨,我叔他是为了救我,自己承认是共产党员,还将鬼子好个痛骂。我呢,死猪不怕开水烫,到死不认,他们没法,最后还是把我放了。唉!也算是捡了条命。
(窥视淑英)
黄淑英:这笔血债早晚要让他们偿还!
黄有才:那是那是!
黄淑英:娘、有才哥,昨晚老赵秘密来到梨花村,鬼子汉奸为何来得这么快?
黄有才:这——是不是来的时候被汉奸盯上了?还是开会走漏了风声?反正我也说不清楚,我也觉得这事有点奇怪!
淑英娘:淑英,会不会有人给鬼子汉奸报信呢?
黄淑英:你是说出了叛徒。
黄有才:叛徒?淑英,这事事关重大,可不能随便猜疑呀!
淑英娘:要是真有叛徒,我非一刀活劈了他不可。
黄有才:对!劈了他也不解恨!淑英,刚才你去场院屋干啥?你知道那有多危险?
黄淑英:刚才我是去给老赵送饭,可没想到——有才哥,你看见我啦?
黄有才:可不是吗!刚才我去开会,半路听见枪声,躲在坡下没敢露面,见鬼子汉奸押着老赵远去,又见你匆匆从山上下来。
黄淑英:(心中暗惊)我——
黄有才:淑英,昨晚老赵来,没交给你什么东西?
黄淑英:他——(摇头)
黄有才:淑英,你和老赵咋认识的?
黄淑英:他——他说以前是我爹的好朋友,前来做点小买卖。
黄有才:那你去场院屋,可发现什么?
黄淑英:场院屋?没、没有哇!
黄有才:淑英啊,你不知道,老赵身上带着一份很重要的东西,咱要想办法找到它,把它交给组织。
黄淑英:(佯装不知)啥东西?
黄有才:一份党员登记表!
黄淑英:(一惊)啊!(忙镇静下来)有才哥,啥叫党员登记表呀?
黄有才:(背唱)这丫头装傻充愣来遮掩,
黄淑英:(唱)黄有才刨根问底所为那般?
黄有才:(唱)我还需顺藤摸瓜来试探,
黄淑英:(唱)党员表系安危生死攸关。
黄有才:淑英啊!(接唱)
         老赵被捕太突然,
         党组织失去一位好党员,
         为革命流血牺牲是常见,
咱们要前赴后继把重任担。
(黄有才转身间,一块银元从兜内掉出,忙捡起放到兜内。
黄淑英:(见银元一惊)(唱)
他虽说慷慨陈词像条汉,
总觉得目光闪烁藏着奸,
手中的银元有疑点,
        (越思越觉有疑。心中有了主意。)老赵他——
黄有才:(急切地)老赵他怎样?
黄淑英:(接唱)
老赵他和你一样是个好党员。
黄有才:这——
黄淑英:有才哥,俺心里明白你好老赵都是好人。现在鬼子汉奸到处在抓共产党,你是党员的事以后可不能对别人乱说呀!
黄有才:(假意地)我知道!(旁白)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嘴还挺严!淑英,天不早了,我先回了,你和婶子可千万小心呢。
黄淑英:嗯!(点头)
黄有才:那我先走了,如果有事,就来找我!(刚走到门口,又急急回身)淑英啊,这几天外面风声紧得很,千万小心,尽量少出门哪!
黄淑英:哎!
(黄有才急促地下。
(淑英见黄有才下,急忙跟到门口,四下张望,然后回身进屋。
淑英娘:淑英,饭做好了。哎!你有才哥呢?
黄淑英:走了。娘——(示意娘到门口望着风!
淑英娘:哎!(出门)
(淑英忙从席下拿出蓝布包。焦虑地。
黄淑英:(唱)黄有才拐弯抹角来追问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由得淑英生疑心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速速藏好登记表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免得亲人祸临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登记表何处藏安全妥当,
       (寻找着藏的地方,却不知藏到何处。在屋内急得来回转,音乐越来越急。突然发现墙角半柜上的空盐坛子,眼前一亮,急急上前。)(接唱。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盐坛之内把它存。
(将蓝布包放到坛内,盖好。然后门旁拿起铁镐,抱坛急下。
(淑英复上,出门与娘披外衣。
黄淑英:娘!好了。(二人进屋。)
淑英娘:(担心地)孩子,老赵被捕,你没事吧?
黄淑英:娘!我没事,你别乱想了。
淑英娘:(暗自嘀咕)千万别有事,千万别有事!(回身)孩子,天都这般时候啦,你还没吃饭呢!娘给你热热去。
黄淑英:娘!我不饿!你吃吧。(坐在一边沉思。)
淑英娘:孩子!(淑英未应)(唱):
见女儿不吃不喝闷声不响,
       心里疼暗着急却帮不上忙。
看淑英想她爹惨死魔掌,
真怕儿有不测再遭祸殃。
(狗叫声传来,二汉奸隐上。
(淑英推窗发现,汉奸忙隐下。
黄淑英:娘,可能要出事?
淑英娘:孩子!别怕!
黄淑英:(点头)娘,一定是村子里出了坏人,八成要出事。我在咱家院子里的梨树下,埋了一个坛子。娘,你可要记住了,这坛子里的东西可比咱娘俩的命都要紧啊!
淑英娘:(点头)坛子——你和你爹与老赵做的都是一样的事,娘懂的!娘记下了。
黄淑英:娘,淑英对不起你!又让你担心啦!要是万一……
淑英娘:(盯住淑英)孩子!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别怕!有娘在!
黄淑英:(感激地)娘——
(娘俩紧紧地抱在一起。
(光束中,亮相。
(收光。
(追光中,赵麻子和黄有才。
赵麻子:这大半夜的,你又跑来干啥?
黄有才:我又发现了新情况。(对其耳语)
赵麻子:你是说你叔叔黄振文的闺女——那可是你的堂妹啊?
黄有才: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!
赵麻子:嗯!你说何时动手!
黄有才:我怕夜长梦多。
赵麻子:好!今晚动手。
黄有才:(伸手索要银元)赵队长,这皇军可答应了,你别忘了这副队长的位子。
赵麻子:放心吧,皇军亏待不了你。不过,到时候还需你唱一出苦肉计!(丢银元,黄有才接。二人奸笑。亮相。)

第四场:交  表。
时间:字幕:二日后。
地点:牢狱内。

    (幕后皮鞭声和喊叫声:说!说——
(暗光中,遍体鳞伤的淑英被押上。
黄淑英:(唱)
皮鞭加身铁链绑,
老虎凳,辣椒汤,
竹签钉,烙铁烫,
淑英我血里火里又还阳。
     (挣扎着慢慢走到窗口。
望窗外飞雪飘飘银装裹,
北风阵阵透寒窗。
白雪犹如梨花开,
好似爹娘伴身旁。
年幼时常听爹把故事讲,
有多少好儿女献身革命赴国殇,
从此后淑英心中有榜样,
农家女镰刀和斧头胸中装。
十八岁党旗下我宣誓入了党,
继承了爹的遗志打豺狼。
一年来,
我懂得为了民族求解放,
我懂得面对敌人举刀枪。
虽说我入牢狱深陷落网,
酷刑下含笑面对敌疯狂。
纵然是皮开肉绽筋骨断,
杀头也不过是碗大的伤。
       (一阵眩晕。灯暗。
      (中村、赵麻子与身穿血衣的黄有才暗上。
赵麻子:那个姓赵的招了吗?
汉奸甲:那家伙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断了!(中村、赵麻子、黄有才惊恐万分。)
中  村:看来留着姓赵的也没啥用啦!把他拉出去毙啦!
赵麻子:那个丫头招了吗?
汉奸甲:这丫头片子和那姓赵的嘴巴一样硬!
中  村:那份表可曾找到?
赵麻子:我们在她家啥也没搜到。
中  村:一群废物。
二  人:嗨!
中  村:你的,要想法撬开这丫头的嘴!
赵麻子:嗨!
黄有才:这些共产党员软硬都不吃!
赵麻子:(对黄有才)黄有才,该你出场啦!
黄有才:放心!我保管叫这丫头片子乖乖说出实话来!
       (灯渐亮。黄有才被押到黄淑英的牢房内。
       (黄有才见黄淑英躺在地上,上前急呼。
黄有才:淑英,淑英——
       (黄淑英渐醒,见黄有才身着囚衣,满身鲜血,一愣。
黄淑英:有才哥,你……
黄有才:唉!昨晚从你家出来我就给抓了来,看来还真是出了叛徒。
黄淑英:叛徒?(疑虑后,后悔地)有才哥,对不起,昨晚我……
黄有才:我知道你对我有疑心,特殊时期就得这样!可惜呀,老赵咬碎舌头,宁死不讲,被鬼子枪毙了。
黄淑英:(惊)怎么,赵书记他牺牲啦?
黄有才:是,刚才我——(自觉失言,忙掩饰)我听牢卒一旁嘀咕。
黄淑英:这个可恨的叛徒,害了赵书记,害了咱们,他早晚要遭报应。
黄有才:(闻言身寒)遭报应!遭报应!(试探着)淑英,你给哥说实话,你是不是和我一样,也是党员?
黄淑英:(点头)
黄有才:(面露喜色)赵书记在你家场院屋是不是藏了一件东西?
黄淑英:(点头)
黄有才:(喜上眉梢)是你把它取走啦?
黄淑英:(点头)
黄有才:(小心地)是不是张登记表?
黄淑英:这……
黄有才:(心急追问)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不信我?
黄淑英:有才哥,这是党的秘密,事关重大。
黄有才:唉!你可知道,为了你,你娘也被捕入监!你再不说,咱们可就都没命了。
黄淑英:啊!
黄有才:淑英啊,为了你,我那婶子正在遭受酷刑。你不心疼我心疼呀!只要你把那个登记表交出来,我保证你母女平安无事,即可出监。
黄淑英:(顿起疑心)出监?
黄有才:(洋洋得意地)看在我的薄面,赵队长一定答应。
黄淑英:赵队长?你是说赵麻子?
黄有才:别说是赵队长,就是皇军也不会为难咱。
黄淑英:(更加疑心地)皇军?他们都能听你的?
黄的才:能,我黄有才说到办到。只要你交出那张表,一会儿我就带你去见赵队长。
赵麻子:(上)不用去了,我就在这!说吧!只要你交出那张表,我马上放你们出监。皇军再出五百块大洋,不,一千块大洋,我保你母女从此享不尽的荣华富贵。
黄有才:(见赵麻子出现,泄气地)完了,这戏还没唱完,你咋出来啦?
赵麻子:你说吧!
黄有才:淑英妹子,你是个明白人,现在莱阳是日本人的天下,共产党迟早就要完蛋。你快把那张表交出来吧,五百块大洋,不,一千块大洋远走高飞,荣华富贵啊——
黄淑英:(怒气冲天逼向黄有才,黄有才倒退着)你、你、你就是那个叛徒!(狠狠地给了黄有才一记耳光)(唱)
豺狼露出真凶相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狐狸尾巴再难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都怪淑英瞎了眼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识你人面兽心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狗贼子你竟敢背叛党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残害同志丧天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倘若有日天睁眼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定把你剥皮抽筋抠心剜肠。
黄有才:你、你、你讲是不讲!
黄淑英:(冷笑)哼、哼、哼……若要我讲,除非河水倒流,日出西山!
       (黄有才对赵麻子耳语。
赵麻子:来呀!把那个老婆子给我带上来。(黄有才溜下,汉奸架着淑英娘上。)为了你娘,我劝你还是好好地想一想。
(赵麻子挥手,汉奸将淑英娘推到在地,关上牢门。赵麻子下。
(母女相见。淑英娘见淑英惨状,
猛扑过去抱住了女儿,惨叫一声)
淑英娘:我的孩子——(昏死过去)
黄淑英:(扑上前抱住娘,喊着)娘,娘,娘——(唱)
       见娘亲昏死怀中躺,
       千呼万唤喊亲娘。
       是孩儿连累你落入虎口,
       是孩儿连累你遭此祸殃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黄淑英:娘,娘——
淑英娘:(慢慢睁开眼,看着淑英。)
黄淑英:(见娘醒来,惨然一笑)娘——
淑英娘:啊?孩子!这些狗杂种,他们咋把你打成这个样呀?
黄淑英:娘,你醒了!(把脸贴到娘的脸上)
淑英娘:(定定地看着女儿)孩子,这不是在做梦吧?
黄淑英:不是,娘。(淑英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。)这不是梦,娘。
淑英娘:(抚摸着淑英)孩子,疼吗?
黄淑英:娘,不疼!娘,对不起!孩儿对不起您老人家!
淑英娘:我的傻孩子呀!(唱)
        儿受苦,娘受罪,
        儿受难,娘伤悲,
        儿受刑,娘心碎,
 儿落泪娘也跟着泪纷飞。
黄淑英:娘——
淑英娘:我的孩子——(抱着淑英大哭。)
黄淑英:娘,你别哭!你别哭哇!(淑英摇着娘的臂膀。)(唱)
      叫一声我的娘莫把泪淌,
点点泪如钢刀戳儿肝肠,
      满腹话不知对娘怎么讲?
      强忍泪紧紧地抱着我的娘。     
十九年啊,
娘含辛茹苦把儿抚养,
皱纹爬满脸,青丝染成霜。
十九年啊,受尽地主汉奸气,
爹丧命万般苦难你尽饱尝。
      自从来了共产党,
      穷苦人黑暗中见了太阳,
      孩儿我把自己交给了党,
      学爹爹闹革命举起刀枪!
      娘啊娘,
      儿有话娘千万牢记心上,
      梨树下尚有盐坛地里藏。
      倘若儿遭不幸你要坚强,
儿的事全靠老娘来承当。
娘啊娘,
人都说养儿为防老,
儿今生恐怕不能孝敬娘,
纵然死儿决不能背叛党,
只求娘死后把我葬在爹的坟旁。
     (母女们抱头痛哭。
淑英娘:快别说了,孩子。(淑英娘哭得更厉害了)要是你死了,我还活着有什么劲,我就跟着你去。
黄淑英:不,不,娘,你千万别不能死!娘,(小声地)你可知道梨树下藏得是什么东西吗?
淑英娘:(摇头)你不是说,比咱娘俩的命都要紧吗!
黄淑英:是!娘!我现在就告诉你。那是张党员登记表!
淑英娘:党员登记表?
黄淑英:我爹、我大伯、我,还有全区三十多个党员的名字都在上面。这张表是党的机密,是咱海莱区党组织的根,它也关系着三十多条党员的命。这表要想法交给党组织。娘,你千万别寻短见,你死不得!死不得!
淑英娘:孩子,我——
黄淑英:娘,你不能死,就算孩儿求你啦!
淑英娘:孩子,娘知道了!
黄淑英:娘,你知道是谁把老赵和咱娘儿俩出卖的吗?
淑英娘:(惊疑地)谁?
黄淑英:(气狠狠地)黄有才!
淑英娘:(惊得瞪大了眼)啊!他?
黄淑英:娘,黄有才这个叛徒多活一天,咱们的人就要遭殃。你若能活着出去,一定要想法找到组织,除了这一害。
淑英娘:嗯!
黄淑英:娘,有事你去找我大伯黄振武商量,但登记表的事谁都不能讲。娘你记住了,你死不得,死不得。
淑英娘:(紧咬着下唇)好吧!孩子,娘听你的。
    (音乐中,黄淑英扶母亲慢慢地坐下。
黄淑英:(撕下衣襟,咬破手指,写血书递给娘)
淑英娘:(接过血书)孩子,这是什么?
黄淑英:娘,这是我给组织写得介绍你入党的信,你把它藏好。
淑英娘:孩子,我行吗?
黄淑英:娘,你行!
淑英娘:孩子——
黄淑英:娘——(依偎在娘的怀里。)
赵麻子:(上)你娘俩考虑得怎么样?
       (静场。
赵麻子:哦!这么说你们娘俩是不打算再在一起啦?
黄淑英:要杀要剐随你便!
赵麻子:好吧!既然如此,我就成全你们!
       (淑英娘闻言大惊,将淑英紧紧搂在怀里。
(追光。亮相。

 

第五场:接  表。
时间:接前场。
地点:梨花岗。刑场上。

(黎明前的山野,一片白雪茫茫,梨树枝上的雪如盛开的梨花。
     (追光。汉奸甲持锣上。
赵麻子:梨花村的百姓听着,今有共党分子黄淑英煽动民心,聚众造反,扰乱莱阳治安,破坏中日亲善。皇军有令:将其梨花岗前就地枪决,以正民心。
     (音乐中隐去。
     (汉奸内喊:走——
     (灯亮。庄严的音乐中黄淑英搀扶着母亲在鬼子汉奸的押解下昂首挺胸地上。
     (众百姓上。
黄淑英:(唱)铁镣铐锁双脚恶狼呼喊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野静雪茫茫地冻天寒。
淑英娘:(唱)强忍泪挺起胸为儿壮胆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不能让女儿死后心不安!
黄淑英:(唱)举目望东方霞光金灿灿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映红了山岗映红了天。
淑英娘:(唱)树上的麻雀叫得我心碎,
仇和恨泪水苦水肚里咽。
黄淑英:(唱)
告别了,我的亲娘,我的同志,
告别了,美丽的家园,大好的河山。
淑英娘:(唱)
看女儿犹如赴王母娘娘的宴,
面带笑静如水那么坦然。
黄淑英:娘!(上前握住娘的手)(唱)
淑英我壮志未酬身先去,
儿的事情娘承担。
娘啊娘,
待等那寒冬过去春来到,
梨花盛开香满山。
     啊!娘,天就要亮啦!你一定要活下去,完成女儿的心愿!
赵麻子:要想活,现在还不算晚,想一想吧。(沉默,寂静。
赵麻子:我说黄淑英啊,你可想好了,你才十九岁,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,为了共匪一张表掉了脑袋,你傻不傻呀?你不为自己想,总得想想你的老娘吧!
黄淑英:我早就想好了,动手吧!
赵麻子:(对淑英娘)老婆子,过去好好劝劝你那丫头。
淑英娘:孩子大了我劝不了,她有她自己的选择。
       (淑英转过头来,向娘微笑了一下,笑得那样坦然。)
赵麻子:人的命可只有一次,没了,后悔可就来不及了!
黄淑英:真正的共产党员从来就没有后悔二字!
赵麻子:真是顽固不化!黄淑英啊黄淑英,看在咱是本乡本土的份上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。你说你跟着共产党有什么好处,整天东躲西藏的,这年轻轻的生命可就没了,现在只要你回心转意,跟着皇军,交出那张表,这才是中日亲善,王道乐土,荣华富贵,东亚共荣。
黄淑英:(怒目相对)哼!日本强盗侵我中华、杀我百姓、烧我村庄、难道说,这就是他们的王道乐土,中日亲善吗?
赵麻子:这——
黄淑英:有多少姐妹遭受凌辱,含恨而去,有多少平民百姓惨死在日本强盗的屠刀之下,难道这就是他们的东亚共荣吗?
赵麻子:这——
黄淑英:你!你认贼作父,坏事做尽,还有一点中国人的良心吗?还算是中国人吗?乡亲们——咬紧牙关,挺起胸膛,团结一心,向着前方。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到我们把小鬼子赶出中国去,只有共产党,才是我们受苦受难劳苦大众的救命星,只有中国共产党,才能救中国!
赵麻子:开枪——
淑英娘:(见状惨叫一声)孩子——(昏死过去)
      (光速中,黄淑英向着前方威武亮相。
(伴唱)  梨花开,梨花白,
冰洁如雪暗香来,
春去花落魂不败,
化作泥土大山埋。
(伴唱中,雪花飘落,烟雾飘渺,梨花仙子围着淑英和淑英娘起舞。伴唱结束,淑英慢慢倒在梨花村石碑前。
      (淑英娘慢慢苏醒过来。发觉惨死身边的女儿,扑了过去,抱着女儿已经僵冷了的身体,放声大哭起来。漫天大雪。
淑英娘:淑英——我的孩子呀!(俯下头将脸贴着女儿冰冷的脸腮)(唱)
       轻轻的吻着女儿冰冷的脸,
       慢慢的为女儿整整衣衫,
       默默的为女儿理理鬓发,
       儿啊儿,你可曾听见娘把儿唤!
嗖嗖寒风满天刮,
唤不醒我的女儿我的心肝。
漫漫大雪低声哭,
裹着我满腹仇恨一腔冤。
母女们生别离再也不能见,
撇下娘荒野孤魂一残年。
女儿呀,黄泉路上你把娘等,
娘伴儿生死相依在青山。
(走到山崖前欲寻短见,淑英画外音:“娘,这张表是党的机密,可比咱娘俩的命都珍贵啊!你死不得,你千万死不得!”
(淑英娘停住脚步回身。
淑英娘:(自语)我不能死,不能死!我要和我老头子一样,和我女儿一样。我不能死!
(淑英娘狠狠地擦了擦眼泪站立梨花村的巨石上。
(亮相。收光。

第六场:护  表。
时间:接前场。
地点:淑英家。
    
黄振武:(内场唱)淑英女被残害——
(急匆匆地上)(接唱)肝肠寸断,
仇满腔,恨难填,
泪满面,咬牙关,
滚滚怒火燃胸间。
恨日寇又把那血债欠,
飞雪难掩这仇和冤。
淑英呀,你在上苍睁眼看,
我要用鬼子的狗头祭英贤。
狂风难灭燎原火,
共产党人杀不完。
淑英啊,待等到家乡处处红旗卷,
大伯我梨花岗上为你修坟把香燃。
(黄振武来到淑英家,见房子已烧得只剩下了一堆破砖碎瓦。
(黄振武四处查看,寻找着淑英娘。
黄振武:弟妹——(痛心地坐在了破砖瓦堆上。
淑英娘:(浑身鲜血,摇摇晃晃地上)(唱)
失魂落魄回家转,
儿死我像塌了天。
掩埋了淑英儿我把泪擦干,
儿的嘱托牢记心间。
舍老命把登记表交给党,
要让儿含笑九泉把心安。
(黄振武听见声音抬起头,见是淑英娘,急忙上前)
黄振武:弟妹——
淑英娘:大哥——(扑到黄振武的怀里,哭了起来)
黄振武:我刚刚出去十几天,咋会弄成这样啊?
淑英娘:大哥,淑英说,党内出了叛徒。
黄振武:(大惊)啊?
淑英娘:(恨恨地)淑英告诉我,老赵和她都是这个叛徒出卖的。
黄振武:弟妹,你告诉我,叛徒是谁?
淑英娘:这——
黄振武:你快说呀!
淑英娘:他——他是你——
      (欲说,黄有才匆匆地上。
黄有才:婶子,婶子——你可回来啦?(见黄振武)爹——
淑英娘:(不快地点点头)
黄有才:(假惺惺地)唉!真想不到,淑英妹子死得这么惨,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。
淑英娘:孩子,你别说啦!
黄有才:婶子,你也别太难过,我淑英妹子虽然没了,可还有我,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亲儿子。
黄振武:是啊!弟妹,以后家里有事,就让有才帮你。
淑英娘:我没事,我没事。
黄有才:爹,婶子的房子烧成这样,不行让婶子搬到咱家住吧!
淑英娘:不、不!谢谢你的好意,这房子虽然烧了,可还是我的家,我哪也不去。
黄振武:好吧!有才,你先帮你婶子收拾一下,我去找乡亲们来帮帮忙。(下)
淑英娘:(欲拦)大哥——
黄有才:(见爹走忙凑向前)婶子,组织上让我来看看你,淑英临走前是不是留下一件东西,你把它给我,我去交给组织。
淑英娘:(警觉地)淑英她、她什么也没留下,就走了。
黄有才:(旁白)这个老东西!(对淑英娘)婶子,老赵和淑英牺牲,给党组织造成很大的损失。(心急地上前抓住淑英娘)婶子,淑英留下的东西,关系着党组织的生死存亡,你、你就交给我吧!
淑英娘:孩子,你让我给你什么?我什么也不知道!
黄有才:(无奈地松手)好吧!婶子,你可要千万想好,那东西可千万不能落到鬼子手里。以后有事你就来找我。(失望地溜走。)
淑英娘:(对黄有才背影,狠狠地)呸!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狼!
黄振武:(内喊)乡亲们,快走哇!
       (黄振武和众乡亲上。乡亲们有的拿着被褥、有的背着粮食,有的扛着木头,有的背着柴草,有的……
众  人:大娘!
淑英娘:乡亲们,你们这是——
村  妇:大娘,淑英是好样的。她不在了,你还有乡亲们。
众  人:我们都是你的亲人。
村民甲:房子烧了,我们重新盖!
村民乙:院墙倒了,我们重新垒!
村民丙:只要有一口水,就不会渴着你!
村民丁:只要有一口粮,就不会饿着你!
村妇甲:大娘,给!(将棉被递给淑英娘)
村妇乙:大娘!给!(将粮食递给淑英娘)
黄振武:乡亲们,干起来吧!
       (众乡亲忙活起来。淑英娘手捧被褥满含热泪。
(男女声伴唱)
          一床被褥情一份,
          一捧粮米一片心,
          一草一木三冬暖,
          生死相帮好乡亲。
         (淑英娘含泪鞠躬,众人相扶。
(众齐唱加舞)
穷人本是一条根,
打断骨头连着筋,
刀山火海何足论,
不屈不挠中国人。
     (众亮相。灯暗。

第七场:送  表。
时间:半月后。
地点:荒山野外转淑英家。

(暗光。赵麻子、黄有才和汉奸悄悄地上。
赵麻子:都半个多月了,还没有找到那张表吗?那个老婆子呢?(对黄有才)黄有才呀黄有才,你长着两眼好喘气吗?
黄有才:嗨!队长,别发火。这老婆子好像故意躲着我。不过,你放心,就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张表。这老婆子肯定还会回来的。这次软的不行,我就来硬的。
赵麻子:黄有才,你可给我听好了,找不到那张表,再让这老东西溜了,皇军面前,你可吃不了兜着走!
     (灯暗。收光。
(暗转。荒野的山坡。
淑英娘:(内唱)手提着讨饭棍——
(淑英娘蹒跚地上,虽疲倦不堪,可依然脚步坚定。
(接唱)走街串巷,
翻过了座座山走过了一个个庄,
       怀揣着淑英的重托寻找党,
       冥冥中好似女儿伴身旁。
       从早寻到太阳落,
       月上东山宿野荒,
       手抓藤条攀陡壁,
       脚踏荆棘过河塘。
       一碗凉水装筋骨,
       一块硬馍垫饥肠,
       只要我有一口气,
      找不到党组织我就不是淑英她娘。
(音乐由慢到急。淑英娘由慢到快走圆场。摔倒后跪步前行。最后疲惫地倒在山坡上。后慢慢爬起,用棍子支撑起身体。
淑英娘:我不能倒下,不能倒下。(用尽全力站起)(接唱)
        暮回首,丛林之中人影闪,
        想必是恶人跟踪把身藏。
     (二汉奸追上。淑英娘忙躲到杂草中。二汉奸见无人影,追下。淑英娘复出。
淑英娘:(接唱)
        顾不得浑身无力头昏脑胀,
        顾不得两腿酸软心发慌。
        甩开恶人我忙把路上——
(一步一挪,步履坚定地走。遥望远处。)(接唱)
   遥望着梨花岗我又回到家乡。
     (理理头发,整整衣服,向前方走去。
     (暗转,淑英家。黄有才及汉奸鬼鬼祟祟地上。
黄有才:给我睁大了眼,盯紧点。
汉  奸:(点头)是。(突然发现地上的脚印)队长,你看。
黄有才:(细看)顺着脚印给我追。
汉  奸:是。
       (二人欲追,突然止住脚步。
黄有才:(向远方看,喜出望外地)哈哈,那个老东西还真回来啦!(对汉奸)你先回避一下!
      (汉奸下,黄有才躲到暗处。
      (淑英娘提篮拄棍上,坐在一旁的石头上。
       (黄有才闪上。
黄有才:(故作惊喜地)婶子,你、你可回来啦?
淑英娘:(强压怒火)是有才呀!
黄有才:哎呀我的婶子,你让我找得好苦哇!(唱)
       这些天不见婶娘的影,
我和爹爹快要急疯。
四里八乡把你找,
街坊乡邻去打听。
夜里侄儿常做梦,
梦里泪水直扑腾。
倘若你有个好和歹,
我对不起九泉下的妹子黄淑英。
淑英娘:(接唱)  
你的心思婶娘懂,
难为你为我操心又担惊,
婶娘我生来命就硬,
阎王爷见了我它也没章程。
黄有才:(尴尬地笑)哈哈哈……说的是!不管怎么说,婶子你平安回来就好!婶子,这半个月,你是不是寻找党组织去啦?
淑英娘:(镇静地)孩子,什么这组织那组织的,婶子我听不懂。我是出外讨饭,你看要的这些干粮。
黄有才:婶子!你咋去讨饭呀?你这不是让外人戳我的脊梁骨吗?我说过淑英不在有我!我养得起你。
淑英娘:孩子,婶子不想连累任何人。
黄有才:婶子,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,咱可是实打实的亲戚。婶子,你告诉我,淑英到底留没留下东西?
淑英娘:淑英她是给我留下了一样东西。
黄有才:(高兴的)什么东西?
淑英娘:那就是对鬼子汉奸的一腔仇恨!
黄有才:(忙随和)是!一腔仇恨!
淑英娘:大侄子,你还有别的事吗?
黄有才:啊!没事!
淑英娘:那没事我收拾收拾还得走!
黄有才:你还想走——
淑英娘:不走没有吃的。
黄有才:婶子,我不是说过,我养活你吗?
淑英娘:我也说过了,不想麻烦你!(欲走)
黄有才:(拦住)婶子,你不能走!
淑英娘:有才,你想干啥?
黄有才:婶子,实话对你说了吧!今天你是走不出这个家门的。
淑英娘:你这是啥意思?
黄有才:我也不跟你兜圈子啦!我劝你还是把淑英留下的东西交出来!不然——
淑英娘:不然怎样?
黄有才:不然我就得把你交给日本人!
淑英娘:黄有才,我们黄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不是人的东西。
黄有才:(奸笑)不是人又怎么样?现在我实话告诉你吧,我叔是我招出来的,场院屋的老赵和淑英是我供出来的。为了保命,我只好这样。你也别跟我演戏了,识相点,把淑英留下的东西交出来,不然,我叔和淑英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。
淑英娘:(冷笑后放声大笑)哼、哼、哼……老婆子我都死过一回了,还怕再死一次吗?
黄有才: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来人,把这个疯婆子给我带回去。
       (门打开,黄振武和刘区长上。淑英娘惊喜。
黄有才:(见状大惊)爹——
黄振武:(上前狠狠地给了黄有才一记耳光)你、你这个畜生。(唱)
           骂声畜生太大胆,
竟敢叛党欺苍天,
丧尽天良似禽兽,
岂能留你活世间。
黄有才:(跪倒在地)爹,我可是你亲儿子呀!
黄振武:我没有你这个畜生。(拎起黄有才)
刘区长:我代表人民处决你这个叛徒。
黄有才:(跪地乞求)爹——
黄振武:哼!
黄有才:(爬向淑英娘)婶子——婶子,我不是个东西,做尽了了伤天害理的事,可你看在我爹、我叔的份上,饶了我这条狗命吧!
淑英娘:哼!
黄有才:(黄有才突然掏出匕首,刺向淑英娘,黄振武急挡,刀刺中黄振武,黄振武受伤。黄有才欲夺路逃走,刘区长举枪将黄有才打死。        
黄振武:(强忍着疼痛)弟妹,真对不起你呀!
淑英娘:大哥——
黄振武:弟妹呀!这是咱海莱区的刘区长。
淑英娘:刘区长?
刘区长:大娘,你不认识我啦?我在你家养过伤。
淑英娘:你、你是刘连长。
刘区长:是我。
淑英娘:刘区长,你们怎么来了。
刘区长:大娘,多亏你和黄振武的情报,党组织查出了叛徒黄有才。
(内喊:区长——
(八路军区大队战士上。
战士甲:报告刘区长,八路军区大队奉命来到。
战士乙:报告刘区长,我们已经把赵麻子和他的侦缉队给解决了。
众  人:(激动万分)好!
刘区长:大娘,八路军主力也打回来啦。今晚我们将发动总攻,解放莱阳城,把小鬼子赶回老家去!
淑英娘:乡亲们可盼到这天了。(突然想起事,忙解开衣服,撕破衣角,从里面掏出党员登记表和血书)刘区长,这是淑英走的时候给我的,让我一定要交给组织。
刘区长:(展开一看大惊)党员登记表!入党介绍信!
淑英娘:(满含热泪)淑英,我的孩子,娘把你托付的事完成啦!你就放心吧!孩子——
刘区长:(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感情,上前紧紧握住淑英娘的手)大娘——
      (刘区长泪水已经夺眶而出。
      (亮相。灯暗。

尾  声:
时间:1945年秋
地点:梨花村前

(四周暗暗的,一片寂静。只有后天幕悬挂着一面党旗,鲜艳夺目。
(场中间的高台上,一张桌子一把椅子。刘区长颤抖着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蓝布包,慢慢地解开,展开了一张表格。
刘区长:(大声地念道)黄振文!(无人应,静)赵宏川!(无人应,静)
黄淑英!(无人应,静)
宋昌魁!
        宋淑花!
高文山!
黄振武……
       (刘区长念不下去。
(沉默,寂静。
(黑暗中传出阵阵啜泣声。
同志们!这是一张海莱区的党员登记表,上面有三十四个人的名字,除叛徒黄有才被处决,有三名党员在残酷的抗战中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。他们的忠骨埋在了胶东的英灵山下,他们的名字也永远刻在我们党的历史丰碑上,也刻在了人民的心中。这一张海莱区委的党员登记表是我们党的宝贵财富,是赵宏川、黄淑英同志用生命保全下来的,他们为我们的党保存了组织,是同志们安全度过了那困难重重的黑暗时期。使我们才看到了抗战胜利的今天。它也是一位老大娘用生命把它保存到现在,交给了党组织,这位大娘就在我们中间。大娘——
       (一束追光打在淑英娘身上。
众  人:大娘——
刘区长:让我们全场起立,向这位伟大的母亲致敬!
       (灯光全亮。党旗的上方悬挂条幅:海莱区纪念抗战胜利庆祝大会。场上八路军战士向大娘行军礼,村民向大娘鞠躬。
众  人:(一起走向)大娘!(众人围着淑英娘,淑英娘泪水盈眶。
刘区长:这是黄淑英同志在监狱里写的血书:我介绍黄松梅同志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大娘,经区委研究决定,批准黄松梅同志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大娘,我和黄淑英就是你的入党介绍人。
淑英娘:刘区长,我够条件吗?
刘区长:够了!黄松梅同志,你用坚强的革命行动和觉悟,证明了你可以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
       (淑英娘擦了擦泪,用手拢了拢那散乱的白发,微笑着。
淑英娘:(动情地)淑英,孩子!你听到了吗?娘和你爹、和你一样,也是党员啦!我也是党员啦!
众  人:(会场上立刻爆发出一阵狂热的欢呼,人们簇拥着淑英娘喊着)大娘!
       (伴唱)啊——
梨花开,梨花白,
冰洁如雪暗香来,
春去花落魂不败,
化作泥土大山埋。
         (《党员登记表》的巨石从两则推上。
         (众亮相。全剧终——

 

大型现代京剧《党员登记表》演职员表
——莱阳市京剧团演出
编  剧:张胜云  王仁林
 

总策划:刘  森
策  划:桑建伟  王彦博
监  制:王学功  李  勇
统  筹:李金城  谭  勇

演员表
黄淑英:咸淑娇饰
淑英娘:韩苗苗饰
赵宏川:杨智磊饰
黄振武:白世伟饰
刘区长:盖  超饰
黄大爷:徐孟轲饰
黄有才:宫其瑞饰
赵麻子:刘海峰饰
领    唱:陈春兰


导    演:王仁林
作    曲:李建章  左  婷
舞美设计:赵娜娜
灯光设计:于君崇
音效设计:高玉鹏
司    鼓:谭  勇
操    琴:左  婷
舞台监督:唐小飞、蓝银波
服    装:王  一
道    具:侯连喜

场  序
序幕
第一场:藏表   第二场:找表
第三场:埋表   第四场:交表
第五场:接表   第六场:护表
第七场:送表    尾声

 

《党员登记表》编剧简介
       张胜云,男,山东莱州人。1962年10月生,中共党员,大学本科,国家二级编剧。烟台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,烟台市第一、二、三批文艺创作重点作者。现任烟台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副主任。先后创作发表、演出了大型戏曲《小岛风情》、《柳河情》、《贞女恨》、《残梅情恨》、《豆腐坊》、《千古烈宦》、《孽缘》、《魂断紫禁城》、《渔岛俚歌》、《地雷战》、《乳娘》、《党员登记表》、《使命》、《俺娘》及小戏曲《智请公爹》、《改牌子》、《智请公爹》、《改牌子》、《体验》、《家有贤妻》、《四知太守》、《别拿小事不当事》等几十部戏剧作品。曾荣获第五届中国人口文化奖编剧一等奖、演出剧目一等奖,第六届中国戏剧文学奖银奖,全国戏剧文化奖.剧本奖,第十届中国艺术节“百场下基层”优秀邀请剧目演出 “优秀剧目奖”及山东省精神文明建设“文艺精品工程”奖、泰山文艺奖等;创作的多部小戏曲曾荣获全国剧本征集一等奖。
       王仁林:山东海阳人,1970年参加海阳市京剧团,1996年进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编导班,1999年调入莱阳市京剧团,现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,中国戏曲导演学会会员,国家二级导演。先后有《碧血丹心》、《血洒向阳山》、《雷乡晨曲》、《如此登记》、《心声》等多部戏曲作品发表于《剧本》、《新剧本》、《戏剧丛刊》等刊物。多次在国家、省市级各类戏曲比赛中获奖。

 

 

剧照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