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品《追“魂”》

小品《追“魂”》


 

编剧:徐卫明

时间:现代
地点:某副食市场内
人物:
秦无病——男,50多岁,“勤劳粮油批发”原老板,简称病
秦吉良——男,20多岁,“勤劳粮油批发”现老板,简称良
秋  霜——女,40多岁,“吉祥副食”老板娘,简称霜
柳  絮——女,30多岁,大酒店老板,简称絮

      【后天幕繁华的市场景色,前台上场门一棵歪脖老槐树,下场门门脸上挂“吉祥粮油”牌匾。门前的粮食袋子、油桶等
霜     (上)哈哈哈,如今政策好,俺在市场里开了个粮油批发点,衣食不用愁,吃好还管饱。俺在东郊还买了一栋小别墅(念差别了)。还买了一辆轿车叫什么“科鲁兹”,想上哪去,嗖——一下子,到了。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哦。不说了,生意要紧。哈哈哈……馋得慌吧?(下)
良     (怯怯地上,对幕后)爸,(看条子)“吉祥粮油”可能就是这家……
病     (上念)儿子不争气,坏俺好生意。唉,本来俺在咱市的副食商场做生意,咱本着诚信经商,真诚待客的理念,生意做的也是红红火火的。虽然不是日进斗金,但也甚是可观。做了几十年的生意了,虽然比不上“房叔”“房婶”,但在城里3、5套房子还是有的。只是年龄越来越大,干粮油是个体力活啊,岁数不饶人啊。这不,儿子大了,成家立业了,我就把生意转给他来主持。谁知这小子不争气,为了挣点小钱,他竟敢瞒着我……
良     爸,您别说了,俺知错了,以后改还不行吗?
病     改?你说的好听。把人杀了,再保证以后不杀行不?
良     这钱咱都赚到手了,别退了,再说了,都收回来,咱咋办啊?这下赔大吃了。
病     赔大吃了?你当初就不该有这害人心!
良     有怎么严重吗?人家卖的多了去了……
病     你……(抬手欲打)混账小子。你老爸我这些年经营得来的信誉,叫你这一下……嗨。我怎么说你哦!
良     (轻声自言自语地)不能说就不说呗……
絮     (和霜上)大姐啊,俺家酒店用量大,你可要保证质量啊!酒店的信誉在我来说可是比天大的事啊。
霜     大妹子,咱们合作了怎么多年了,你还信不过我?
絮     那好,就这样定了。一会儿大哥回来,你把这400斤油给我送过去,别耽误酒店用。(病一愣)
霜     好的,大妹子,绝对耽误不了,你就放一万个心吧。哈哈……
絮     对你啊,我还真的放心……
病     (上前拦住絮,对霜)哦,不好意思啊,这油你不能送走!你那些油我收了,有多少收多少。(对絮)你再想别的办法吧!
絮     哎?什么意思?她卖给我的油你要了。开什么玩笑?对了,你是谁啊?
病     你、我,嗨,总之,这油就是不能给你用。
絮     啊,不能给我用?都给你用?你想用油洗澡啊!对了,你这么NX,你家里人知道吗?
病     你,嗨,不管怎么说,这油今天你不能运走。
絮     吆呵,这市场里还有和我较劲的来。我就看看,你有多少斤两。霜姐,现在就给我装车。
霜     好的。(霜提起油桶,病拦住)
病     不行,不能运走。真不能运走啊。(来回拦)
霜     大哥,她已经付了钱了,这油你就给她吧。我屋里还有几百斤。
病     不行,这油一两也不能让她运走。
絮     呵呵,什么年代了,还有来这套的有木有?谁怕谁啊!这油今天我柳絮还就要定了有木有?霜姐,今天这油多少钱一斤?
霜     都在货单上写着呐,7块一斤。
絮     我加1块,你这有多少,今天我全包了!
病     不行,你千万不能给她。要不我加两块!
絮     嗨,来了大款了。了不起啊,我加5块。
病     不行,别给她,我、我、我、我加10块。就是不能给你。
絮     你!行,你够狠。到底是有钱人啊,任性啊。
霜     大哥啊,你也听着了,我是做生意的,讲究个诚信。不过妹子,恁俩都别争,我也不要你们加钱,各买各的就是。我说大哥,这油她已经付过款了。你就让她拉走吧。屋里还有个4,5百斤,你就别和她争了,好不。
病     不是,这真的不是我和她争,这油她真不能拉走。
絮     你这人怎么这个样子?啊!咱们萍水相逢,你和我争个什么劲?
病     不是,这油你真的不能拉走?
絮     你没病吧?
病     哎,你知道我叫无病!
絮     哼,你脑子进水了,还是叫驴踢了?
良     哎,大姐,你别骂人啊。
絮     哟和,又上来一个小的。怎么啦?存心和我过不去是不。等着啊……(拨电话)喂,你叫几个人,今天市场里有俩人,和我较劲,你带人快点来。
良     大姐!
絮     (怒)谁是你大姐!
良     俺爸他是为你好!
絮、霜 (同时)什么?为我(她)好?!(同笑)哈哈……
霜     哈哈哈,你这青年今早没吃饭吧?饿糊涂了。市场那头有个羊肉汤馆,我请客。
絮     真是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一个小咕咕鸟,跳出来说他爸和我争油是为我好。买噶等。
良     恁别不识好人心。
霜     我今天真见识了,好人心!呵呵。
絮     好人心我见过,可不是长在这种人身上的,动物园里倒不少,哼。
病     你——唉。
良     我给你说……恁真的错怪俺爸了。
霜     吼吼……
絮     一会儿是为我好,一会儿又错怪了,还有神马招数,玩,继续……
良     你,不讲理。爸,咱好心没好报。这油咱不收了,吃死他们活该。
病     (打良一巴掌)都是你这混账东西惹的祸,要不是你……
絮     嗨嗨嗨嗨,怎么了,争不过就拿孩子出气。
霜     就是,再怎么也不能打孩子不是。
病     我,唉,这油恁真的不能用,我得全收回去处理掉。
絮     哈、哈、哈,又来了。我说你可真会演戏啊,没去当个影视明星啥的可惜了。
霜     哎,不对。大妹子,我听着有些不对劲。
絮     哼,有什么不对劲。争不过,又来新招了呗。哄谁啊,见得多了去了。哎,你继续……
良     不是,是真的,这油不能吃!
霜     什么什么什么?怎么这油不能吃?
絮     嗨,大姐,这个当你也上。听他们的,老母猪都能上树。
病     这油是这小子进的地沟油,我是那家批发给恁油的富民市场勤劳粮油批发店的老板!
絮     嗯,这招够狠。打腰眼子上了,不过我是不会相信的。你爷俩继续……
霜     大妹子,不是,我琢磨过来了,这油真的不能给你了。
絮     秋老板,生意不是这么做的吧,他们一忽悠,你就上称称啦。咱们可是多年的关系,你不会为了几个钱,把咱……
霜     大妹子,你说哪里去了,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?
絮     什么样的人我清楚,就怕在人民币的面前就认不清楚了。
良     大姐,是真的,不是忽悠你。
絮     少说话,没你小孩子的事,一边不了蚂蚁玩去。
病     你这人怎么就不相信人你。我已经给你说了。这油真的是地沟油,不能用,会吃坏身体的!
絮     大姐,这生意你还做不做?不做我可以找别的商户。
霜     大妹子,你消消气。这事可能真的是这样。俺家那口子昨天真的是在富民市场勤劳粮油批发进的油。我家也一直在他们那进货,昨天下午这油来了以后,我闻着味道有点不对,还以为是我鼻子的事。听他们这一说,还真的是……
絮     大姐,你……
霜     大妹子,我以我的人格担保,绝对不是忽悠你……
病     他大姐,是真的。原本俺家那个粮油副食是我在经营,你一直用也知道,都是货真价实。唉,我现在年龄大了,体力不行啦,他又成了家,我就给这小子了。没想他干了时间不长,就生出这么个鬼主意。今天我是专程来把他批发出去的全部五吨油,挨个收回去,那十几家都收回去了,妹子,你这是最后一家,好在还没卖出去。
霜     (睁大了眼睛)真的?
病     真的!(霜看良,良点头)
良     真的!
霜     我的娘哎,好悬啊。这要卖出去,这批油,俺家店这些年的声誉就完了……(一巴掌拍在良头上)
良     哎哟,大姨你……
病     该打,咱做生意,凭的就是自己的良心啊。
絮     嫩说的是真事?
病     (郑重地点点头)是真的,绝不骗你。
絮     怎么让我相信你呢?
良     哦,我想起来了,大姐,这是我批发的单据,你看看……
絮     (拿过来仔细审看)天呐,我真的遇见好人了!这油要是我的酒店用了,就是不出事,我的良心啊,我怎么多年的信誉,不就全毁了,以后的生意还怎么做啊……
病     是啊,所以我才不顾一切把这几吨地沟油全力追回,彻底销毁!
絮     (回过劲,一把拉住病的手)谢谢你,谢谢你。大哥,你这不是追油,你追的是咱生意人的“魂”啊!
霜     (激动上前拉住良)小家伙,良心发现,不错,不错。
良     (羞涩地)还是俺爸做得好。我该揍……
众     (笑)哈哈哈哈……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剧终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临沂市柳琴戏传承保护中心艺术创作室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邮编:276000  电话:131887366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