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编大型戏曲剧本《李 白》

新编大型戏曲剧本《李 白》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编剧:谢天然

人物简介:
李  白  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公元734年约三十五岁。
许宗氏  李白的夫人。
元道长  李白的朋友。
张  垍  翰林学士,唐宰相张说之子。
李隆基  唐朝皇帝。
郭子仪  唐朝着名将军。
诗  剑  李白的侍从。
李副将  郭子仪的副将。
胡  姬  长安酒楼卖酒女。
韦子春  永王的特使。
劝酒舞女、文人、管家、诗友、太监、宫女、宫庭舞女、狱卒、百姓、唐兵、胡将、胡兵若干人。

 

 

 

 

第一场 作赋凌相如

        【字幕:唐开元二十三年,即公元734年。
【唐朝首都长安。
【幕前曲:“三杯兴起,酒入愁肠,
倾杯纵唱,七分化作月光。
余下三分,呼为剑气,
秀口一吐,就是半个盛唐。”
        【音乐声中幕启。
【长安酒楼内外,劝酒舞女跳劝酒舞,若干文人把酒言欢,一片繁华景象。
文人甲  恭喜贤兄,贺喜贤兄!
文人乙  贤弟如此话来,我何喜之有啊?
文人丙  如今贤兄精书画,善音律之事早已是闻名京城了,你就莫要再隐瞒了。
文人丁  听说贤兄已经得到了公主的举荐,贤兄既有如此高技,待到来年科举又怎能不金榜题名呢!
文人甲  哈哈,我们大家敬贤兄一杯,以后若有好的门路,可别忘了我们这些好友呀!
文人乙  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。
        【胡姬上。
胡  姬  (上酒)诸位相公,可要添酒哪?
文人乙  酒家,你这长安酒楼可真是生意兴隆呀!
胡  姬  多谢相公夸奖,这才见得我们大唐盛世,百业繁荣嘛!往后还请诸位相公多多光顾呀!
众文人  一定,一定。
        【门外马蹄阵阵,渐近,随着“吁”的一声,马声嘶叫。
【胡姬对外观望。
胡  姬  这位骑马的相公好潇洒,好飘逸呀!待我将他请下马来。喂,那位带剑的相公,你到地方了,快下马吧!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内声,“长安,我来了!
【李白上,诗剑随上。
李  白  (接唱)乘肥马,衣轻裘,千里行程!
    走商洛,过内乡,豪气壮,恣意行,
驰骋道中,直上帝京。
阳春初暖三江水,
浮云漫卷万里风。
仗剑远游逞意气,        
一观国风长安行。
莫谓无心恋清境,
已将书剑付朝廷。
诗  剑  公子,长安就是和别处不一样,就连那卖酒的姑娘都比别处漂亮。
胡  姬  (诱惑地)小哥,你这是说我吗?
诗  剑  你干什么,干什么?
李  白  诗剑,莫要惊慌。
胡  姬  嘻嘻……还是这位公子知情知趣。今儿个你们到了我们这长安酒楼,可真是来对地方了。
李  白  我是如何来对地方了?
胡  姬  你来看,我们这酒楼乃是这长安街上第一家,前可以饮酒,后可以住宿,要多方便有多方便,可是能否住的下可就看你的本领了?
李  白  饮酒,住宿,这又要些什么本领?
胡  姬  一看你就是外地来的,你还不知道吧!我们这个酒楼呀,平时只招待那些个能吟能赋,能书能画,能文能武,能唱能跳,或者就是懂音律,会弹奏的文人雅士,一般的平民百姓,我们可是不招待的。我看公子着纶巾,带长剑,既不象个普通文人,也不象个寻常武夫,所以就请将下来试上一试。
李  白  你要如何试上一试呢?
胡  姬  你看这墙上,这都是从前客人留下的诗词歌赋,你呀,今儿个也得作诗一首,作的好留下,作不好……
李  白  作不好又怎样?
胡  姬  作不好,我也就不用客气了,你就到外面再转转吧!
李  白  好,诗剑,拿我的笔来。
诗  剑  公子,你真要作诗吗?
李  白  这岂能有假。
        【诗剑拿出笔和纸。
        【众文人上前观看。
胡  姬  诸位客官,这位是远道而来的客人,按照本店的规矩,饮酒,赋诗。我说公子,客至先敬三杯酒,你就以“酒”字为题作诗一首吧!
诗  剑  你这是勾我们公子的馋虫呀,我们家公子可不要三杯,要三碗,你就先给他上三碗酒吧!
胡  姬  好!
        【胡姬上酒。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一饮而尽,提笔作书。
李  白  哈哈,这京城的酒虽然是甘甜,却少了些许乡土自然之气呀!
(唱)一曲高歌一樽酒,
       东风随春意从容。
胡  姬  好,再来一碗。(添酒)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又一饮而尽。
众文人  好,好酒量!
李  白  (接唱)二杯酒来观风景,
          诗意盎然入我胸。
胡  姬  好酒量!(添酒)
文人乙  这位兄台,好字呀!
李  白  哈哈!
(饮酒接唱)三杯偶得酒中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诗成笑傲长安城。 
        诗剑,挂将起来。
诗  剑  好勒!
        【众文人上前吟诵。
文人甲  天若不爱酒,酒星不在天。
文人乙  地若不爱酒,地应无酒泉。
文人丙  天地既爱酒,爱酒不愧天。
文人丁  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。
文人甲  李白。
众  人  好诗,好诗!
文人甲  莫非是那个作赋凌相如的李白?
诗  剑  正是我家公子。
文人丙  失敬,失敬,太白兄《大鹏赋》早已拜读,庄子寓言,本自宏阔,仁兄又以豪气雄文发之,堪称杰作。
文人乙  我看,就是昔日司马相如也不过如此!
李  白  两位仁兄,过誉了!
文人丁  听说太白兄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一直在各地漫游,今日缘何来到长安?
诗  剑  我家公子已完成《大猎赋》和《明堂赋》,准备敬献皇上。
文人丙  当年司马相如以《子虚》、《上林》二赋得为汉武所用,今太白兄献上此赋,定然能为陛下赏识。
       【元道长吟诵而上。
元道长  长周旋,蹑星虹,身骑飞龙耳生风,横河跨海与天通。
李  白  我知尔游心无穷。哈哈,元道长!
元道长  哈哈,太白老弟,上次山中一别,今日有幸又得相会啊!
李  白  道长四方云游,今日缘何来到长安?
元道长  受子薇道长之约,前来长安一聚。太白老弟,借此良机,不如你与我一同前去访贤问道,如何呀?
诗  剑  道长,我家公子此来长安可是心怀社稷,岂能与你……
李  白  诗剑,道长一番盛情,岂能如此无礼。
元道长  哈哈,得其时不得其势也,无为之道,顺其自然。(转身欲去)
李  白  道兄,何时再见?
元道长  岭上白云,松间明月,无往而不相逢。
       【元道长下。
胡  姬  太白先生,你就请安心住下,尽情领略这长安的繁华吧!
诗  剑  是啊,公子!
李  白  (唱)紫气升腾天地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风杨柳细徘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闲花但解游人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依风和时竞相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生我才必有用,
遍干诸侯归去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雄万夫入秦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鹏飞九霄天下白。
【切光。

第二场 无鱼良可哀
      
【张垍上,管家跟上。
管  家  公子,这是李白的拜贴和诗赋。
张  垍  老爷意思如何?
管  家  老爷说此人才高气傲,锋芒毕露,进入朝堂,于你不利呀!
张  垍  管家,你看我应如何处置呀?
管  家  公子,我看,见还是要见的,只不过要换个地方。公子……
        【切光。
        【字幕:长安郊外,终南山玉真观。
        【张垍陪同李白上。
张  垍   太白兄,真是好赋呀!
(唱)《大猎赋》风流跌宕,
《明堂赋》神采飞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好诗赋直教那长安纸贵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父也夸你一枝独芳。
李  白  公子谬赞了!
张  垍  太白兄,你这二赋通过祭明堂、猎渭滨,真是将我大唐的声威,写的有声有色。唉!想我丞相府为皇上引进天下名士,本无不可,怎奈近日家父病重,又有些流言蜚语,说我相府用招贤纳士之名来培植私党,如此这般,只恐一时举荐有差,反而耽误了贤兄。不过以太白兄之才,又岂能埋没,故而邀请贤兄来这终南山玉真观中,拜见我们这位公主,希望她能将你引荐给皇上。
李  白  可是那位已经入道的玉真公主。
张  垍  正是她,她可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呀!
李  白  若是能得到她的引荐固然是好,只是……
张  垍  这个太白兄尽管放宽心,公主一向礼贤下士,只要是能够得见,以太白兄之诗才,定然能够成功。
李  白  这个……
张  垍  太白兄,都说你诗词歌赋样样俱佳,常自比司马相如,不知可有此事否?
李  白  这个,公子,李白对此不以为然。
张  垍  愿闻其详。
李  白  大丈夫当志在经国济世,诗文之道么,乃是闲暇余事。想那司马相如虽赋比千秋,但汉武以俳优蓄之,自始至终也未见重用呀!
张  垍  哦!想不到太白兄不仅文采斐然,而且胸怀大志,有如此见识,着实令我羡慕、羡慕呀!
        【管家上。
管  家  公子,公主不在观中,说是出门去了,不久便回。
张  垍  公主有时外出云游,想是不久便回,如此太白兄就要在此稍待几日了!
李  白  这个……
张  垍  管家,一应物品可曾置备妥当?
管  家  都已妥当。
张  垍  太白兄,你可专心在此等候,也好欣赏一下这终南山的美景,你看如此可好?
李  白  如此就劳烦公子了。
张  垍  管家,你可领太白先生到处看看,如有所缺,便就买来。
管  家  是,公子。
         【管家领李白主仆下。
         【张垍目送李白下,一阵得意。
张  垍  (唱)李白诗才昭日月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腹内锦绣好文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才高八斗将我比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心内怎能不紧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假殷勤堵住他进身之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盘算定莫叫他如愿以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珠且将匣中藏,
终南山上好风光。
        【张垍下。
【时光流逝。
【清晨,李白手持书卷来回踱步,诗剑侍陪一旁。
诗  剑  公子,你这是读的什么书啊?
李  白  这个么,乃是《战国策》中《冯谖客孟尝君》的故事。
诗  剑  《冯谖客孟尝君》,那又是什么故事?
李  白  这冯谖么,乃是一有志之士,这孟尝君么,乃是战国四公子之一,这冯谖到那孟尝君府上要求重用,受人歧视,所以弹剑而歌,孟尝君知道后便加重用,之后为孟尝君出谋划策,使得孟尝君屡次转危为安。
诗  剑  那冯谖可真是个人才啊!公子,咱们到这长安来是不是也会遇到一个像孟尝君那样的人呢?可咱们已经在这等了一个多月了,那张垍,张公子也不露面了,也不知道公主会不会来?
李  白  诗剑,你到那山门口处望上一望。
诗  剑  好。
李  白  (念)长铗归来乎,食无鱼!
诗  剑  公子,来了,来了。
李  白  哪个来了?
诗  剑  看错了,是个樵夫。
李  白  唉!(念)长铗归来乎,出无车!
诗  剑  公子,来了,来了。
李  白  又来了什么?
诗  剑  又看错了,是个农夫。
李  白  (念)长铗归来乎,无以为家!
  (唱) 终南山峦叠嶂淡墨轻染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玉真观鸟飞绝古树参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曾见公主来心难排遣,
         一月来闲无事唯有剑弹。
虽有意长安城把张垍见,
怎奈是王公大人赫赫然。
抚长剑兴味索然仰天长叹,
那长安近在咫尺远隔天边。
道什么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,
道什么功成、志遂、身退、天下安。
至如今无数白鹭闲似我,
        空有那一江春水独留连。
诗  剑  来了,来了,这回是真来了,公子,是你的酒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【元道长抱小酒坛上。
元道长  (唱)送美酒筹诗友终南山上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羡豪情方外人不辞辛忙。
李  白  元道兄。
元道长  太白老弟。你在长安酒楼住的好好的,现在突然跑到这终南山上来,是来隐居,还是求官呀?
李  白  隐居如何,求官又如何?
元道长  隐居,你算是找对地方了;求官,你就别想了。
李  白  这是为何?
元道长  呵呵!
        (唱)长安城谁不知终南捷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隐居暗求官各显神通。
为的是遇贵人保荐举用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朝天子算得上一本好经。
李  白  那如今呢?
元道长  (唱)至如今众人来蜂拥效仿,
再来走这条道又岂能成功。
诗  剑  元道长,照你这么说,那玉真公主,我们是等不到了?
元道长  玉真在外寻仙访道,已经有一年多未到此地了,劝居士到此等候者,可谓用心不良啊!
李  白  学生愚钝,受人蒙骗,真是心有不甘哪!
元道长  事已至此,如今老弟作何打算?
李  白  我欲再到长安城中谒见一番。
元道长  难得太白老弟有如此心性。可是老弟不走那科举之路,看来所求异于常人,这仕途之路难哪!
李  白  功未成,身又怎能先退。元道兄,你且看我饮酒、赋诗、舞剑一回!
诗  剑  (递过长剑)公子。
李  白  上酒呀!
【诗剑上酒。
李  白  (饮酒)好酒啊,好酒,何王公大人之门,不可以弹长剑乎?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饮酒、舞剑、吟诗。
        (唱) 望长安兮路漫漫,
功未成兮在长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君之堂兮千里远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君之门兮九重关。
此狂何却兮空长叹?
此情何牵兮隔云端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元道长  太白老弟,好剑法。
李  白  长剑啊,长剑,此处不留人,我们还是一起回去吧!
诗  剑  公子,我们是回安陆的家吗?
李  白  不是。
诗  剑  那我们要回哪里呀?
李  白  唉!
元道长  (奉上一杯酒)太白老弟,来。饮一杯浊酒无烦恼,且将那功名一笔扫。如今四海升平,寰宇大定,又岂是用人之际,我看老弟不如与我访山寻水、潇洒一回,如何呀?
(唱)花正开时忙三月,
鱼跃龙门急纷纷。
要知山路樵携去,
欲见波涛渔领回。
李  白  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元道长,事已至此,多谢道长指点。诗剑,你我带上这美酒,随道长一同畅游天下去也!
诗  剑  好嘞!(收拾行囊)
李  白 (唱)醉饮狂歌虚度日,
空身放荡好游仙。
且随浮云逍遥去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风明月山水间。
拨云见日寻古道,
倚树乘风听流泉。
梦里依稀孟尝见,
弹剑论歌笑冯谖。
【切光。

第三场  顾余不及仕

        【字幕:七年后,天宝元年。
【山东任城浣笔泉李白隐居处。绿树成荫,石桌石凳错落有致。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与诗友二人把酒论诗。
诗友甲  太白兄,我认为你这篇在长安酒肆上痛饮狂歌的《侠客行》为最好。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
诗友乙  太白兄,我认为还是这篇畅游巴蜀时写的《蜀道难》为最好。危乎高哉,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
诗友甲  此一篇慷慨、浩然之气回荡于胸,当为最佳。
诗友乙  此一篇豪迈狂放,淋漓痛快,当为最佳。
诗友甲  此篇最佳。
诗友乙  此篇最佳。
诗友甲  你我二人还是让太白兄自己来评说一下吧!
诗友乙  好、好、好,太白兄,还是你来说。
李  白  我认为最佳的文章乃是这一篇。
诗友甲 《宣唐鸿猷》,太白兄,这可是一篇政论的文章呀!
诗友乙  我来看,哎呀呀,太白兄,果然是济世宏论的好文章啊!这是何时写成?
李  白  这是我这几年到长安,游边塞,考察各地吏治民情,如今方才完成的。
诗友甲  看来太白兄这安社稷,济苍生之心还是未泯呀!
诗友乙  听说皇上新册封了贵妃,已有安享太平之意,如今已不似开元之初那样励精图治了,太白兄的心意只恐要付之流水了。
李  白  二位仁兄,你们有所不知,我所担心者为边疆多有战事,青海碛石之役,丧师一万,石堡之役,亦死伤数万。守边将领为求一职,挑起战事,以数万人之性命而易一官者不胜枚举,而朝廷军备有限,各地节度使又军权过重,如若战事突现,则我大唐危矣!
诗友甲  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太白兄,你我还是隐居深山,朝为诗,暮饮酒,逍遥自在去吧!
        【诗友甲、诗友乙下。
【许宗氏上。
许宗氏  夫子,你又在饮酒了。
李  白  夫人,你来的正好,他们都走了,你来陪我喝上一杯。
许宗氏  往日里借酒浇愁,今日里又把酒言欢。夫子,你时喜时忧,却为何故呀?
        (唱)看这里茂林修竹气清朗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这里曲水流觞好地方。
李  白  (唱)看这里群贤毕至风和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这里咏诗作序圣贤乡。
许宗氏  (唱)几年来聚少离多心惆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几年来四处飘零行色忙。
李  白  (唱)几年来功未成名未就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几年来鸿鹄壮志付汪洋。
许宗氏  (唱)夫子丹心天可鉴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胸中锦绣好文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既然平身志难展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遇而安将弓藏。
李  白  (唱)朝廷缺乏安边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多少将士死沙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旦战火天下烧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苍生社稷濒危亡。
许宗氏  (唱)夫子啊! 且把心儿放宽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居东鲁莫彷徨。
李  白  (唱)夫人啊!我欲辞家长安往,
夫妻恩爱情难偿。
许宗氏  (唱)长安此去万里远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离恨情随山水长。
李  白  (唱)山水有情情难忘,
大鹏何日能飞翔?
(白)夫人,你看这是我刚刚写就的济世之策,若能将此献给皇上,就可以定边疆,安社稷了。
许宗氏  (伤心的)夫子,你!
        【诗剑上。
诗  剑   夫人,公子,元道长来了。
【元道长上。
元道长  太白老弟,好消息,你要的好消息来了。
许宗氏  元道长,有什么好消息?
元道长  你看,这是皇上所下求贤诏。
李  白  (念)致化之道,必于求贤,得人之道,在于征实。其诸州有抱器怀才,不求闻达者,命所在长官,访名奏闻。
许宗氏  夫子!
元道长  太白老弟,如今我已经接受了皇上所封道门威仪之职,长安的贺知章老夫子,他对太白兄的诗赞不绝口,也向皇上举荐了你,只希望你能尽快到长安一聚!
李  白  哈哈,真是天助我也,夫人哪!
       (唱)素抱经国济世志,
怀揣定国安邦文。
道什么太平则现世乱则隐,
道什么危亡之际生不逢辰。
有道是乱世展雄才,
有道是危亡定乾坤。
此一时我再把那长安进,
定然要一鸣惊人天下闻。
许宗氏  夫子既然志在江山社稷,为妻也不好相劝,唯愿夫子大志能成。
        (唱)愿夫子一片丹心天可鉴,
愿夫子多年夙愿能偿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愿夫子鸿鹄壮志可施展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愿夫子一鸣惊人可冲天。
你如今别妻离子涉远道,
你如今辞家西去到长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莫忘记家中还有妻小在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莫忘记夫妻情意重如山。
元道长  真是贤惠的夫人呀!太白兄,你可先去长安,家中一切由我照顾,待安顿下来,再接贤夫妻相聚。
李  白  谢道兄!
许宗氏  谢道长!诗剑,你快去准备马匹行囊。
诗  剑  是,夫人!(下)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和许宗氏惜别。
李  白  (坚定地)长安,我来也!
        【切光。

第四场   攀龙忽坠天

【皇宫内翰林院。
【李隆基手持诗稿高高在上,太监侍立一旁。
【李白兴奋上。
李  白  布衣李白拜见皇上。
李隆基  哈哈,好诗啊!噫吁戏,危乎高哉,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妙极。李白,难道这蜀道真的那么难么?
李  白  启禀皇上,蜀道的确很难,但是比起一个布衣走到你的驾前,却还是容易的多呀!
李隆基  哈哈,如今李爱卿这不也攀龙直上了么。宣旨!
太  监  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布衣李白特封翰林学士,可出入宫廷,陪王伴驾。
李  白  谢皇上。
        (唱)今入御苑心花放,
昔日大鹏今翱翔。
激扬青云且直上,
扶摇千里意气扬。
李隆基  翰林学士李白作《驾幸温泉宫》一首深得朕心,赐宫锦袍一件。
        【太监甲上,奉上宫锦袍。
李  白  谢皇上。
(唱)昔日的三顾茅庐诸葛亮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昔日的司马相如进朝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是三分天下隆中对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是赋比千秋日月长。
李隆基  翰林学士李白作《大明宫词》三首深得朕心,赐纱帽一顶。
        【太监乙上,奉上纱帽。
李  白  谢皇上。
 (唱)有道是落落大方当仁不让,
有道是略显才华小试锋芒。
李隆基  翰林学士李白作《宫中行乐词》八首深得朕心,赐珊瑚鞭一件。
        【太监丙上,奉上珊瑚鞭。
李  白  谢皇上。哈哈!
(唱)十五好剑术,
三十成文章。
写诗作赋且寻常,
济世宏论可安邦。
人瑜亮,气豪放,
我好比日上了扶桑。
李隆基  翰林学士李白作《春日行》深得朕心,赐御马一匹。
        【太监丁上,奉上马鞭。
李  白  谢皇上。微臣尚有《宣唐鸿猷》一篇敬献皇上,请皇上御览。
        【一太监接过《宣唐鸿猷》。
众太监  哈哈,太白学士,人才呀!
李  白  我说诸位公公,皇上天天歌舞行乐,何时升殿议事呀?
众太监  嘘,这可不是你我应管之事。
李  白  这,这,这,这是何话?
太监甲  如今天下太平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,要万岁爷操心呀!
众太监  是啊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,要万岁爷操心呀!
李  白  我难道就不能和皇上谈论这国家大事么?
太监甲  当然不能,皇上正高兴呢,你突然来这么一下,岂不把皇上的兴致给搅了。我说学士,你可要小心呀!
众太监  是啊,你可要小心,你可要当心呀!
李  白  我小心什么?我当心什么?
太  监  圣上有旨,翰林学士李白所献《宣唐鸿猷》,文辞华丽,独具匠心,深得朕意,特赐宫廷御酒一坛。
李  白  你说什么?文辞华丽,独具匠心,我写这样的文章又有何用?
太监甲  干什么用,给皇上佐佑王化。
太监乙  润色鸿业。
太监丙  歌功颂德。
太监丁  点缀升平。
李  白  这,这,这!(惊倒)
张  垍  (暗上)哈哈,没想到吧!太白兄,本来我是有点妒忌你的,你又有才,又得了皇上的新宠。你就看看我吧,好歹也在翰林学士的位置上干了好几年了,借了父亲的面子,方才得了一个小小的四品文官,想要皇上给我一个三品,皇上都不肯,嘿嘿,安排给贵妃娘娘的兄弟杨国忠了。我看你呀,和我一样,也是到顶了,只不过是皇上点缀升平的一支笔罢了。哈哈!(隐去)
李  白  只不过是一支点缀升平的笔,一支润色鸿业的笔,一支歌功颂德的笔罢了。怎么会是这样,不,我……还要进谏,我要劝谏,我还要上疏。皇上,臣以为一言可以兴邦,一言可以丧国。臣仰见圣朝励精图治,用姚崇、宋璟,惟正是行,故能成开元盛世,如今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,然边患仍在,若能继往开来,则贞观之风不难追矣!
太  监  真累呀!皇上有旨,翰林学士李白所奏,朕已知晓,再赐宫廷美酒一坛。
【一太监上,奉上御酒一坛。
李  白  什么,再赐美酒一坛,怎么会是这样,难道我的文章只值这一坛美酒吗?啊,哈哈,那我还要这样的文章何用啊!
(唱) 欲献济时策,
难进兴亡言。
吟词作曲带笑看,
赋诗应制心难安。
      空有这巍巍宫殿,
雕栏画栋泪阑干。
枉了壮志英雄汉,
如梦方醒心内酸。
啊,哈哈,这不是皇上所赐的美酒么,既是皇上所赐,我又怎能不饮,我又怎能不喝呀!(抱酒痛饮)哈哈!
诗  剑  (暗上)先生,你不是为了苍生社稷,为了不辜负皇上厚望,已经戒酒了么?
李  白  不是骊山赐浴,就是甘泉宫赐宴,写诗作赋,点缀升平,歌功颂德,又哪有什么国家大事可言,又那里顾得上边关危矣!
诗  剑  先生,你的《宣唐鸿猷》不是已经敬献给皇上了吗?
李  白  敬献皇上,只换来这一坛美酒,哈哈!(下)
诗  剑  先生,先生。(追下)
        【切光。
【幕内声:奏乐!
        【长安皇宫内苑。
【宫庭舞女跳霓裳羽衣舞。
【李隆基兴高采烈的上。
李隆基   哈哈!
(唱)开元盛世国运昌,
物华天宝斗牛光。
凌烟阁内功臣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避风堂上凤求凰。
张  垍  皇上,娘娘刚才的舞蹈可真是举世无双啊!只可惜所用曲子乃是旧曲,今当牡丹盛开,微臣愿作新词以奉皇上。
【太监上。
太  监  启禀皇上,娘娘吵着要太白先生的新词,你看……
李隆基  对,对,今天怎么会把他忘了,速传李白。
太  监  是。(下)
张  垍  (懊恼的)又是李白,又是李白。皇上,那李白在长安城中终日饮酒作乐,毫无节制,斯文丧尽,醉卧街头,可真是有负皇恩啊!
李隆基  这李白本是山野出身,有此行径不足为奇。
张  垍  是,是。
        【太监上。
太  监  皇上,皇上,李白到了,可是他今个在长安酒楼喝醉了。
李隆基  他又醉了。
张  垍  (故意的)皇上,人常说李白酒后诗百篇,他可是越醉越能写呀!
李隆基  此话从何而来?
张  垍  长安市上人人皆知!
李隆基  传李白。
太  监  是,李白见驾了!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带明显醉态被太监扶上。
李  白  皇上,臣的《宣唐鸿猷》你可曾细细看了无有,这可是臣历尽千辛万苦,周游天下,方才写成的呀!哎呀,我怎么到了这里,皇上,为臣见驾来迟,望皇上恕罪!
李隆基  李白,如今你是醉是醒?
李  白  臣半醉半醒。
李隆基  闻听你能醉后赋诗,可有此事。
李  白  这个自然。
李隆基  不知你酒醉几分方才能作出好诗来呀!
李  白  醉后八分,不多不少。
李隆基  如今朕要为爱妃谱新曲,唯缺几首好词,你现在可能作来?
李  白  为臣能作,只是不愿作来。
张  垍  大胆李白,你敢违抗圣旨。
李隆基  李白,你真的要抗旨么?
李  白  这个,皇上,作是能作,只是尚缺三分酒意。
李隆基  既然如此,给学士上酒。
太  监  上酒呀!
【宫女上酒。
太  监  太白学士,你请吧!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饮酒写诗。
李  白  哈哈!
(唱)亚赛那琼林饮宴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安市上酒家眠。
醉眼朦胧斜观看,
       自称臣是酒中仙。
太  监  启奏皇上,太白学士才思敏捷,完成《清平调》一首。
李  白  哈哈!干哪!(饮酒)
(唱)非是我性狂傲带醉上殿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非是我无拘束惊地动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因是浮云敝无法上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因是心不畅难进忠言。  
太  监  启奏皇上,太白学士下笔如神,完成《清平调》二首。
李  白  哈哈!干,干,干哪!(饮酒)
        (唱) 今日里又逢召见,
不再是往日低颜。
执御笔,抚长绢,染松烟,
笔走龙蛇堪赞叹,
显清高,任放诞,酣畅淋漓,随心所欲,
饮下琼浆气量宽。
有道是才高八斗,书富五车,
那汉廷司马相如也不及咱。
纵豪情且把那才华尽显,
        顾不得酒醉妄言。
顾不得皇家体面,
顾不得明堂威严。
太  监  启奏皇上,太白学士完成《清平调》三首。他,他他醉倒了!
李  白  哈哈,干哪!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醉倒。
李隆基  将李学士送回。
       【太监将李白扶下。
李隆基  《清平调》三首,妙啊,真乃奇才也!
张  垍  皇上,李白这诗虽然作的好,可他在皇宫内苑如此大醉,若传将出去,皇家的体面何在呀?
李隆基  这个……
张  垍  李白终日饮宴,论诗文,会朋友,和朝中大臣往来频繁,毫无节制。皇上,李白行为如此放诞,他酒醉之后若将宫廷之事传将出去,又将如何呀?皇上,微臣斗胆,请治李白不恭之罪,以儆效尤。
李隆基  这个……
        【切光。
太监甲  他哪里象个翰林学士,醉卧长安街头,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太监乙  就是在禁中,他也常喝的酩酊大醉,好几次都不能奉召。
太监丙  听说他竟敢叫高公公脱靴,可是真的吗?
太监丁  可不是真的!再过些时候,恐怕还要宰相给他磨墨,叫娘娘给他牵纸呢!
太监甲  真是恃才傲物。
太监乙  真是不成体统。
太监丙  真是无法无天。
太监丁  真是可恶之极。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卧起。
诗  剑  公子,你醒了。
李  白  我刚才又干了什么?
诗  剑  我也不知道你又干了什么,公子,我看我们在长安也待不下去了,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!
李  白  唉!我原以为入朝以后,当能一申报国之志,怎知到今天,竟然沦落至此。如今想要全身而退,都未可能了!
诗  剑  (伤心的)公子,你要有个什么闪失,我可怎么给夫人交代呀?
李  白  哈哈,为今之际,也只有借酒买醉,上疏请辞了。诗剑,你与我拿笔来,你与我拿酒来。
         【李白写疏,饮酒,然后佯醉。
众太监  他---真是--真是又醉了。
李  白  我真是醉了,哈哈!
        (唱)迷醉在这雄伟宫殿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沉醉在这壮丽河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醉在这志向高远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陶醉在这诗词章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醉了,醉的清醒,醉的自然,醉的无言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醉了,醉在天真,醉在失望,醉在这长安。
        哈哈!我醉了。
太  监  圣旨下,翰林学士李白心系山林,无意社稷,应其所求,赐金放还。
         【李白缓缓而行,走向天际。
【幕内唱:“清风不会笑我傲,
白云不会笑我狂。
一根钓钩,两坛美酒,
那里是我的故乡。”

第五场  常为大国忧
 
【字幕:十年后。
【黑暗中,突然胡角长鸣,羯鼓破天。
【幕内惊呼:“安禄山造反了!安禄山造反了!”
【乌云翻滚,狼烟弥漫,喊杀声、呼喊声四起。胡卒追杀逃难百姓。
【张垍逃跑过场。
【幕内唱:“胡尘弥天星月暗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铁蹄践踏到潼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国破家亡民涂炭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来丈夫补青天。”
【郭子仪与胡将、胡兵厮杀。
   【胡兵追杀唐兵,唐兵溃败。
胡  将  郭子仪,纳命来!
李副将  郭将军,敌我悬殊,保存实力,我们还是撤吧!
郭子仪  唉!(下)
        【胡将带胡兵上。
士兵甲  报将军,潼关已破,长安城已经拿下了。
胡  将  那玉环娘娘现在何处?
士兵甲  禀将军,据说逃亡至马嵬坡,起了兵变,杨国忠被杀,玉环娘娘也自尽而亡,那唐朝皇帝已经逃亡到蜀地了。
胡  将  可惜了娘娘的花容月貌啦!
        【士兵押张垍上。
士兵乙  报将军,抓到一朝廷大官。
胡  将  哈哈!这不是咱们的驸马爷,大学士吗?
张  垍  既然被你们抓到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
胡  将  你可愿降?
张  垍  不降。
胡  将  呵呵,还挺硬气。好,只要你肯跪下来求我,我就饶了你。
张  垍  妄想。
胡  将  来人呀,砍了!
张  垍  (挣脱开,突变的跪倒)将军,你饶了我吧!
胡  将  哈哈!
        【切光。
        【安徽庐山。
李  白  (唱)闻听得安禄山引兵反叛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太白避庐山心中不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朝廷仓促难应战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国破家亡咫尺间。
草木摇杀气,
胡尘暗地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苍生竟何罪,
白骨成丘山。
许宗氏  夫子,你如今已离朝十年了,国家之事,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。
李  白  夫人,你我在庐山上隐居这些年,日子过得也算悠闲,可是为什么安禄山一反叛,我心中就……
许宗氏  那是因为夫子还挂念着苍生、社稷。
李  白  可如今社稷苍生在水深火热之中,我避居深山,身居世外,心实难安呀!
许宗氏  可是夫子已不是当年的夫子了,你已经年近花甲了,如今还能做些什么呀?
李  白  我还可以用我的笔写檄文,用我的剑来指挥千军,噢,我还可以为朝廷出谋划策呀!夫人,你看这是什么?
许宗氏 《平胡十策》。
李  白  这是我连夜所作。
许宗氏  难道你,你又要前往长安献于皇上,不可呀,不可,夫子,若是当年,为妻也就应允了,可如今……
李  白  如今怎么样?
许宗氏  为妻决不答应。夫子呀!
(唱)可叹你世间王侯皆访遍,
可叹你年近花甲心难安。
可叹你人生风云多变幻,
可叹你志存高远谁来怜。
一进长安,无功而返,
 二进长安,赐金放还。
如今是兵荒马乱,
如今是烽火连天。
又怎能离家涉险,
又怎能再去长安。
李  白  夫人,我想那中原横溃,生灵涂炭,不知何日才能安宁,故而我……
        【元道长匆匆上。
元道长  太白老弟,不好了,不好了。
李  白  何事惊慌?
元道长  不好了,长安失陷了。
李  白  啊!前有那哥舒翰坚守潼关,后有那郭子仪,李光弼攻其腹背,长安又怎能失陷。
元道长  是那杨国忠想尽快平定乱事,劝皇上迫使哥舒翰领二十万大军强行出战,最后中了叛军埋伏,全军覆没啦!
李  白  啊,如此我大唐危矣,大唐危矣!         
许宗氏  那皇上现在何处?
元道长  皇上已经逃离长安,奔亡蜀地了。现已命太子李亨为天下兵马元帅,领北方诸道兵马平叛,永王李璘充江南四道节度使,出镇江夏,挥师东巡,从水路进军。
李  白  如此筹划,尚不失为挽救之策。
元道长  听说永王已经在此地招募将士,筹集物质,准备东巡了。
李  白  好啊!如此水路并进,南北夹击,只要重整旗鼓,长安还是可以收复的。
元道长  不过听闻永王出镇江夏,也有与太子争位,窥视帝王之意。
李  白  元道兄,皇上旨意,奉命出镇,出师平叛,又何来争位之意。即便永王有此心意,只要是能扫灭逆胡,建立不世之功,众人拥戴,皇上允准,这也是未可知的呀!
元道长  太白老弟,你怎能有如此想法,这皇家之事,又哪里是你说的这样简单啊!那永王帐下的韦子春正欲邀你入幕,我似觉不妥,得知太白老弟在此,所以便来相告。
李  白  元道兄,你多虑了。夫人,拿我所写的疏策上来。
贺之止  《平胡十策》。
李  白  正是,长安失陷,皇上奔蜀,如今也只好将此献于永王了。
(唱)中原大地遭沦丧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常为大国叹忧亡。
可恨无有回天力,
尽扫胡尘日月长。
元道长  太白老弟。
        (唱)感兄忧国忧民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下平胡好文章。
欲从军,休莽撞,
入幕府,须思量。
如今战事不明朗,
莫让自己陷危亡。
李  白  元道兄,如今国难当头,正是用人之际,也正是大丈夫建功立业之时,我又怎能如此畏首畏尾呢!
元道长  太白老弟。
         【诗剑上。
诗  剑  先生,外面有永王派来的特使来求见先生。
元道长  是永王帐下韦子春,我先告辞,告辞,太白兄,入永王幕府,你可要慎之又慎呀!(下)
        【韦子春上。
韦子春  太白先生,你让我找的好苦哇!(拿出辟书)这是永王的辟书,希望先生能入幕府参赞军务。
许宗氏  韦大人,夫子春秋已高,恐怕在幕府之中也无用途,反而会拖累了永王殿下,入幕府之事,还请大人原谅。
韦子春  李白先生的诗文犹如刀剑,可以直指逆胡安禄山,哈哈,如此一来,永王得先生就犹如得一劲旅呀!
李  白  韦大人,过誉了,李白感谢永王心意,正有一文要献于永王,希望永王能旗开得胜,扫灭逆胡。
韦子春  太白先生作何文章?
李  白  夫人。
        【夫人将《平胡十策》递给韦子春。
韦子春  《平胡十策》,哎呀,先生隐居世外,却未忘国家安危,真是令人感动呀!
        【幕内声:到!
士兵甲  韦大人,永王辟书。
韦子春  啊!太白先生,永王辟书二至了,说先生在此隐居,本不欲打扰,不过听闻先生素抱经国济世之志,当此国家危难之时,太白先生又岂能置身事外呀!
李  白  这……永王如此礼贤下士,真乃国家之福啊!
        (唱)永王辟书从天降,
安邦定国访贤良。
一片盛情难推让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礼贤下士荡心肠。
【幕内声:到!
士兵乙  韦大人,永王辟书又至。
韦子春  哎呀,太白先生,永王辟书一日之内三至,说定要请得先生,如若不能,他愿效昔日刘备三顾茅庐,要亲至庐山了!
李  白   如此怎可,如今大敌当前,永王府中军务繁忙,岂能因一李白而误了国家大事啊!
韦子春  那就请先生速速同我下山吧!
许宗氏  夫子。外面烽火连天,兵荒马乱,你倘若一走,我将如何自处呀!夫子,你不是也常说穷则要独善其身吗?
李  白  唉,夫人哪,苟无济代心,独善亦何益呀!
(唱)辜负了夫人一片深情倚望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扫逆胡花甲老人斗志昂扬。
如今是洛阳三月流赤血,
如今是长安七月泪千行。
怎忍心大好河山再受风浪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怎忍心尚有可为袖手一旁。
将士自起舞长剑,
壮士呼声赴沙场。
         细柳开营揖天子,
扬兵习战崇豪强。
         士为知己用,
  救国危与亡。
且仗手中剑,
山河再重光。
我意已定,诗剑,拿我的书和剑来。
许宗氏  夫子,你……
        【诗剑拿书和剑。
韦子春  太白先生,当世豪杰呀!
        【切光。
李  白  长安,我来了!
诗  剑  先生,你说错了,我们这是去江夏永王军中,不是长安。
李  白  哦,我错了,不是长安,是江夏。
诗  剑  是江夏。
李  白  也罢,江夏,我来也!
        【切光。
        【幕内喊杀声四起。
        【唐兵互相厮杀。
        【诗剑内声:先生,快走哇!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、诗剑从乱军中穿行。
【幕内唱:
“杀杀杀,杀声震天逐浪高,
          烧烧烧,硝烟战火连天烧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了了了,自相残杀何时了,
          消消消,学士壮志又烟消。”
        【韦子春负重伤上。
韦子春  太白先生,对不住了,你们快走吧!
李  白  韦大人,莫非是安禄山的叛军杀过来了?
韦子春  不是,太子在灵武即皇帝位,命永王交出兵权,前往蜀地,永王不从,于是祸起萧墙。
李  白  大敌当前,兄弟二人怎能自相残杀。
韦子春  永王兵败,已经逃亡,太白先生,你也快走吧!(倒地而亡)
李  白  苍天哪,苍天,难道我李白就无这报国之门么!

第六场  我独不得出

        【字幕:数月后,长安收复。
【长安监狱。
狱卒甲  老弟,长安收复了,安禄山也死了,天下快要太平了。
狱卒乙  可不是吗,皇上和太上皇也都返京了。
狱卒甲  你听说了吗,郭子仪大将军已经在清剿叛军余党了,那将来咱们这狱中可有的忙了。
狱卒乙  是到了该清算清算的时候了,这些个乱臣贼子,一个个就该关的关,杀的杀。
狱卒甲  看见了吗,这里面就关着一位,据说还是个驸马爷呢!
狱卒乙  那边又押来一个新的,去那边看看。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带锁链上。
李  白  长安啊,长安,我又来了!
狱卒甲  嚷嚷什么?新来的,我问你了,你是谁?
李  白  你问我是谁?哈哈,我是断桥!
狱卒甲  断桥,这是什么名字?听仔细喽,我问你叫什么?
李  白  我叫残月。
 (唱)我是那断桥水中陷,
       我是那残月挂天边。
我是那鱼沉湘江自哀怨,
我是那雁断长空谁人怜。
我是那长沙太傅贾谊被贬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那司马相如因病被免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那诸葛亮在那五丈原,
我是那屈原被放哀吟泽边。
狱卒甲  断桥、残月,贾谊,屈原,好么,你到底是哪一个?
【张垍暗上。
张  垍  他是李白。
李  白  我是李白,没想到这长安城中还有识我之人。长安啊,长安!
(唱)这里几经事变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里几经狼烟。
一次次的诀别,
一次次的回返。
长安,长安啊!
你使我魂牵梦绕肝肠寸断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使我情之所系无法攀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使我无怨无悔心甘情愿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使我牵肠挂念寝食难安。
说什么文章才华世罕见,
说什么提笔一挥成诗篇。
恨自己太轻信天真烂漫,
恨自己太莽撞无法回天。
只落得身陷囹圄妻离子散,
只落得身遭罹难举步维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安啊!长安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笑我偏要把你恋,
可笑我偏要把你牵。
可笑我偏要把你念,
可笑我隐居深山偏又到长安!
张  垍  李白啊,李白,原以为我是最倒霉的,可如今看来,还有比我更倒霉的,十年了,想不到你又落到如此地步。
李  白  原来是你,听说你投靠了安禄山。
狱卒甲  看来你们认识,这没错了,肯定都是杀头的罪名。
张  垍  谈不上投靠不投靠,被他抓了,为了活命,也只好投降了。
李  白  没有气节的东西,你这个叛贼。
张  垍  叛贼,哈哈,都是附逆作乱的罪名,现在你不也成了叛贼了么!
李  白  你……你无耻。
张  垍  我无耻,丢了城池的是我吗?打了败仗的是我吗?指挥失策的是我吗?重用安禄山的是我吗?酿成这场弥天大祸的是我吗?我是谁呀?是杨国忠吗?是皇上吗?不是,我只是个小喽啰,连命都保不住的小喽啰。李白呀,李白,你以为你是个人才,皇上就得用你,不用你就得天下大乱,不用你又怎样,大乱了又怎样?你以为皇上要用的都是人才吧,实话告诉你吧,不是,皇上要的只是奴才,听话的奴才,而我只不过是谁坐江山就跟着谁罢了。李白呀,李白,你把自己当根葱,可谁拿你蘸酱啊!
李  白  你,你。
狱卒甲  死到临头,还在这啰嗦!快走,走。
张  垍  黄泉路上有李白作陪,哈哈,我不冤!(下)
        【狱卒乙领许宗氏上。
狱卒乙  李白,有人探监了。
许宗氏  夫子。
李  白  夫人,你怎么来了?
许宗氏  是宋若思大人让我来的,他说你的《百忧章》《万愤词》,他已经看了,情辞恳切,令人动容啊!他会为你上疏免罪的。
李  白  到底是苍天开眼了!
许宗氏  听说郭子仪大将军也很关心你,曾几次向他问过你的事。
李  白  郭子仪,朔方节度使,后因平叛有功擢升为大将军。
许宗氏  正是此人。
李  白  只闻其名,可我和他素未谋面呀!
许宗氏  那他为何会如此关心你?
李  白  不得而知。哦,夫人,你去告诉宋大人,如今叛军余党史思明还在,只要我出了狱,我还可以戴罪立功,到军中效力。
许宗氏  夫子,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呀,夫子!
李  白  对,对,夫人,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,唉!夫人,你是不是怪我当初没听你的规劝?
许宗氏  你就不要再想那么多了,但愿夫子从此息心,等你出狱,我们还回庐山隐居。
李  白  夫人!
【幕内声:郭子仪大将军到。
【郭子仪及副将上,众兵士随上。
郭子仪  太白先生,你受苦了,郭子仪来迟了!
李  白  你是?
郭子仪  你忘了,十年前在长安市上,我就是你救的那位……
李  白  (醒悟的)哎呀!原来是你呀。
郭子仪  先生哪!
(唱)十年前被谗言解京问斩,
       那一日在囚笼大义凛然。
       是你看中了俺相貌不凡,
       上前来问清了事末始端。
  眼见得无人能将俺赦免,
你一个人一骑马面谏圣颜。
转瞬间只见你即可而返,
请得了君王旨意解我倒悬。
若当日无有先生的济世扶危剑,
至而今又怎有我郭子仪立当前。
(白)记得当时先生问我姓名,我说犯罪之人,贱名不足挂齿。但先生的大名我可是时刻未忘,牢记在心啊!
李  白  哪里,那是将军洪福,上天注定,只不过假我之手罢了。哈哈!
郭子仪  我在节度使任上时,本欲邀请先生,后得知先生已经离开了长安,到山中隐居,过那神仙一样的逍遥日子,所以一直不敢打扰。后来安史之乱,又听说先生慷慨复出,参加了李璘的军队,遭遇如此不幸,子仪终日难安,只因战事紧张,所以不能前来搭救,如今得见先生无恙,子仪心中一块大石终于可以落地了。
李  白  多谢将军挂念呀!
李副将  将军,太白先生既然和将军惺惺相惜,何不等先生出狱后,请到将军帐下,昼夜倾谈呢!
郭子仪  好,好主意,先生如果到我军中,一可解我对先生多年的仰慕之情,二者也可完成先生的大志,平天下,济苍生呀!哈哈,如此一来就要委屈先生了。
李  白  待罪之人,还谈什么苍生社稷。
郭子仪  先生过谦了,我已经知会了宋若思大人,并且也向皇上保荐了先生,相信先生很快便能获得皇上的特赦。
许宗氏  将军,夫子免罪即可,不敢有其他奢望。
郭子仪  夫人多虑了,想我郭子仪如今也为皇上立下这许多的功劳,这点薄面,皇上还是会给的。
李  白  这个,夫人,你看将军如此恩义,将军所请,我看……
       【幕内声:圣旨下。
郭子仪  定是免罪的旨意到了,太白先生,你请吧!
李  白  不,将军先请。
郭子仪  旨意是给先生的,还是先生先请。
李  白  好。夫人,此次得将军保荐,若能免罪得官,还望夫人成全。
许宗氏  夫子呀,若能免罪,但凭夫子所愿。
李  白  你真是我的好夫人呀!
【李白整衣正冠,接旨。
太  监  在押犯人李白听昭,李白随璘,附逆作乱,罪在不赦,本应处死。现应大将军郭子仪所求,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,长流夜郎,即刻起程,不得逗留京师。
许宗氏  夫子,夫子!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精神恍惚,旨意从手中滑落。
郭子仪  公公,你可曾看错。
太  监  大将军,奴才不曾看错,皇上已经是法外施恩了,还望将军见谅,不要再为此事打扰皇上了。
李副将  将军。
郭子仪  太白先生,子仪深负了!
许宗氏  不要如此,将军已经尽力了。
        【郭子仪解下佩剑。
郭子仪  这是当今皇上所赐,本不能赠人,但子仪平生从未负人,今负先生,心实难安。所谓见剑如见人,此剑犹如子仪,愿随先生行遍天下,望先生不弃,收下此剑。
李  白  将军情义,李白深受了,只想不到如今这天下之大,竟无我李白立锥之地!但所幸者,李白一生所求,平天下,安社稷,如今这一切都在将军身上应验了,李白无怨了,李白无悔了,将军心意,李白愧领了。(拿过长剑)
郭子仪  李副将,摆酒来。
        【众士兵上,摆酒。
李副将  将士们,敬太白先生!
众士兵  敬太白先生!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一饮而尽,走向天幕。
李  白  长安,别了!
        【幕内唱李白《悲歌行》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悲来乎,悲来乎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我一曲悲来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悲来不吟还不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下无人知我心。

七   尾  声

        【字幕:一月后,江陵河边。
        【傍晚,硕大的明月当空,映照了整个舞台。
        【李白饮酒,许宗氏侍候一旁。
李  白  夫人,我们这是到哪里了?
许宗氏  已经过白帝城了,看样子这里是江陵了,夜郎也离此不远了,夫子,你就好好安歇吧!
李  白  夫人,我敬你一杯,谢你多日辛劳。(饮酒起身)明月,我也敬你一杯,明月----你来,李白----你来,我们干杯。哈哈哈!
【元道长持酒壶,李副将拿圣旨同上。
元道长  太白老弟。
李副将  太白先生,太白先生。
李  白  元道兄,李将军,你们怎么来了。
元道长  恭喜老弟,这回你自由了。
李副将  先生,(拿出圣旨)你看。
李  白  (接过圣旨)特赦李白,李将军,这是何故?
李副将  是大将军以侯爵相抵,为先生求下特赦圣旨,如今先生乃是自由之身了。
许宗氏  李将军,这还要感谢你们大将军呀!
李副将  我们大将军说了,先生永远是他所敬仰的恩人,将军的辕门会永远为先生敞开着。
李  白  好,夫人,请将大将军的剑取来。李将军,还请替我向你们大将军致谢呀!
李副将  不,此剑应佩先生,这也是我们大将军的意思。先生,后会有期。(下)
李  白  后会有期!
元道长  太白老弟,得知你获释的好消息,我可是有备而来呀!(拿出酒壶)
李  白  多谢道兄挂念。
元道长  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今日有如此明月,你我怎可辜负。
李  白  哈哈,正可对月当歌。你们看这无边的江水,看这无际的月光,他们又重新放射出光芒。来,道兄,夫人,我们同饮一杯。
【三人共饮一杯。
元道长  可有诗句?
李  白  世间美好,怎能无诗。拿剑来,看我再舞一回如何?(边舞剑边吟)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
【硕大的明月缓缓移动。
李  白  哈哈,明月呀明月,今夜你是这么的明亮,你慢些走,慢些走,李白来也……
【明月辉映下,李白笑着舞蹈着,身影走进月亮之中。
【幕内唱:“三杯兴起,酒入愁肠,
倾杯纵唱,七分化作月光。
余下三分,呼为剑气,
秀口一吐,就是半个盛唐。”
       【大幕慢慢闭合。
       【全剧终。

作者简介:谢天然,先后进修于中国戏曲学院、上海戏剧学院,现为北京电
影学院MFA艺术硕士,主要从事戏曲、话剧、影视剧的剧本创作。
联系电话:18810992106  13853748065。
邮箱:xietianran2008@163.com
地址及单位:山东省济宁市红星中路1号2号楼济宁市艺术创作研究所